悠泳 中国游泳网 最火的游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淘宝装备店任意3件包邮!尚善若水给你智能净水生活澳门犀利微杂志 SILLYNANOMAG暑假清仓大促!Seedo低至1折
优购新西兰-100%正品直邮在悠泳投放广告,最高性价比定制两眼不同度数的高清近视泳镜抢!意大利泳衣泳裤全部半价清货
悠泳商城天天特价DIANA世界小姐泳衣2折起清货,售完即止!优购新西兰奶粉,澳新直邮最放心结业清仓购物满¥350减¥50
查看: 3800|回复: 15

武汉人最早几次的横渡长江[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17 21:4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武汉的夏天酷热难熬,由于靠近长江汉水大小湖泊,武汉人爱玩水,就是喜欢游泳.武汉人的传统体育项目是横渡长江,这一项活动在长江沿线各地不是很多.

  在1934年9月9日,由湖北体育界和军界人士发起了武汉第一次横渡长江活动,起点设在武昌汉阳门码头,终点是汉口三北码头,全程5千米,运动员有44人,其中39人到达了终点.比赛结果,第1名为军人鞠华强,成绩为32分30秒,第2名是济世药房的店员杨基闵,第3\4名为宋南亭\张先定,二人均为警备旅士兵,比赛结束后,省府主席张群,警备司令叶蓬还亲自发奖并讲话.比赛这天,长江两岸观者如堵,人山人海,新闻界称这次活动为"横渡壮举","颇极一时之盛".1935年9月22日和1936年8月23日相继举行了第二\三次,渡江的起\终点和第一次相同.第二次渡江有210人参加.第1名的成绩为38分5秒,第三次渡江有176人参加,最好成绩为36分25秒,他们也都是警备旅士兵.这以后就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爆发,国难当头,民不聊生,那还提横渡长江的事.

   
 楼主| 发表于 2009-7-17 21: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1956年是武汉解放后第一届横渡长江,这次活动是遵循毛泽东主席到大江大河去锻炼的号召而举办,消息一发布,报名的人非常踊跃.武汉市体委为了安全起见,由单位集体有组织报名,当时报名有1197人.报名人中,机关干部占多数,其次是学生\工人\解放军官兵\也有船民\城市居民,年龄最大的52岁,最小16岁,女运动员17人.6月24日进行试渡参加者共2025人,不计时不计名次,主要是总结经验找问题.那天上午10点15分开始,有761人游程约10华里,457人正确到达终点.到了7月1日正式横渡,这天天空布满云层,江上浪涛起伏,江水以每秒1.46米的流速向东流去,水温26.1度,渡江有些难度.8点40分开始,分12批下水,到下午6点30分全部结束.参加横渡的勇士劈波斩浪,不畏艰难,在报名的1197人中有924人正确到达终点,全发给金色的奖章.
7.16.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7-17 21: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画面描绘的是一九六七年七月江城纪念伟大领袖毛泽东横渡长江一周年的壮烈场面。在那之前,城中一派叫做《百万雄师》一派叫做《三新三钢》的、都打着誓死捍卫毛泽东革命路线旗号的、各拥有数十万人马的文革组织已有血有肉地厮杀战斗了两个月。他们都要以横渡长江的实际行动来纪念那伟大的日子。省里军区里怕他们一起纪念会生事端,便将两派活动分成两天先后进行。《百万雄师》的纪念行事已于先日胜利完成,这天是《三新三钢》的数千健儿渡江,当他们游至江心时,不知从何方混进一支水鬼队,水鬼们摸出藏在裤衩中的短小匕首,只在水下轻轻往他身边的健儿肚皮上一划,江中就泛开一片腥红,不久,下游处便浮出一具仰面尸体。《血染的大江》真若成画,今天的人们能数出江上仰面人有数十具。 那种壮烈的场面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中国各地不胜枚举地出现过,是千秋功过都已成为历史,即使有人怀疑那些水鬼出自《百万雄师》,如今也没人去追究了。为什么向晨会牢牢记住那场面?原来他不是历史的评述人而是历史里头的人,那画面中跃动着的数千黑色人头中有一个是他的,那数十具仰面人中有一具是他的好朋友韩雨春。”  这是龙升的小说《大江》开头部分的一段话(资料来源:http://www.enumen.net/zhuanlan/ShowArticle.asp?ArticleID=17)。
7.16.2.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7-17 21:5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佩服龙升描述自己在新疆的一些亲身经历的《炼狱流行曲》,但对《大江》这篇作品实在是无法喜欢。我觉得这种中学生式的文笔,跟《炼》那种简练深沉的文笔根本不能比。这还是其次的。

  其实作为武汉人,我认为作者对我们武汉当年的渡江惨剧缺乏了解。

     我所了解的情况如下。

  当时(1967年7月)伟大领袖就在武汉。我怀疑渡江的日程是他首肯的,因为是这样安排的,7月14日,由一个中立派(红三司)渡江。7月15日,由百万雄师渡江。7月16日,由三钢三新渡江。而伟大领袖本人拟于16日渡江。纪念他本人政治性的畅游长江一周年。

     7月16日上午,渡江由夏邦银(后任中共九大、十大中央委员)主持,估计由于组织者经验不足,参与者人数多而且未服从指挥,造成推压拥挤,已经出现死人现象。伟大领袖遂决定不渡江了(资料来源:武汉军区某负责人事后的一篇讲话)。渡江终止。

  下午,钢二司在没有当局安排船舶保护的情况下自行渡江。(资料来源:1967年6月钢二司《大事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7-17 22:2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7-17 22: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伟大领袖当时心里支持“三钢三新”,但还是主张团结“百万雄师”。根据他的指示,出面做大联合工作的王力,把领袖的立场领会了,却把领袖的策略忘记了,他公开宣布“三钢三新”是革命的造反派组织,而“百万雄师”是“群众组织”(意味着不是“革命组织”)。结果激起愤怒后,被百万雄师人员劫持去进行“辩论”。建国后从来不坐飞机的伟大领袖听说发生“兵变”,匆忙乘飞机离开武汉,但是上飞机后在天上说:“我看陈再道不想搞兵变,他要真搞,我也出不来了。”

  事后,中共中央、中央文革立即宣布武汉发生所谓“720反革命暴乱”,陈再道将军蒙难,8201部队整个编制后来被撤消(现已为陈再道将军平反)。最高领袖人物一声令下,武汉“百万雄师”瓦解。被陈再道将军控制的造反派领袖朱鸿霞(后任湖北省革委会副主任)等人恢复自由。武汉造反派高呼:“天亮了,解放了,武汉的公鸡下蛋了!”

     8月1日,由重获自由的武汉造反派领袖们主持,进行了一次新的渡江活动。

  可是,这成了一场更加令人痛心的惨剧,死人不计其数!

  总之,1967年武汉渡江死人的事件决不是什么百万雄师的“水鬼”造成,虽然当年确实民间有这个说法。纯粹是组织不善,拥挤推压造成的。

  事实上,每次死人,都并非发生在江中心,而是在下水处的码头。只要当时能游出一定距离就不可能被压在人堆下窒息死亡。武汉汉阳三中一位红卫兵回忆当年他感觉会出问题后,立即带领他的一帮孩子从其他地方下水,成功渡江(但他回忆的日期有误)。(资料来源:汉阳三中网站)。



[注]“水鬼”:是旧时武汉人对潜水员的俗称。
7.16.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7-17 22: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2007年12月4日补充:转贴一篇文章吧!总之,历史并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即使有人在粉饰太平,可是还是有人记得历史的伤痛……



        《武汉渡江史上最悲惨的一页——“八一渡江惨案” 》

在武汉市横渡长江的历史上,也曾发生过惨痛的一幕。据《简明武汉史》记载:1967年8月1日,武汉造反派发动了大规模的横渡长江活动,以此庆祝“7.20事件”武汉造反派的胜利,但是由于组织不周,在武昌长江大桥下水时,拥挤践踏,死亡100多人。仅华中师范学院参加游泳渡江的15人中,就死亡8人,造成渡江史上最大惨案。

        我记忆中的“八一渡江惨案”

今天读到上面的文字,不禁唤起我对当年某些场景的回忆。那天早晨不到八点,我就来到武昌桥头的下面(武昌汉阳门江边),准备横渡的游泳大军已经集结好了,从桥头堡下的马路一直往平湖门方向摆去。队伍来自武汉各个造反派组织,天很热,虽是早晨,也是汗流浃背,队伍虽没有散开,但是彼此间隔松散,横渡运动员们或坐或立,不少男的只穿着游泳裤,只等一声令下就下水。
对于武汉人,横渡长江并不是什么稀罕事,这次之所以聚集这么多横渡方阵,主要是因为7.20的胜利,各个造反组织都满怀激情参加进去,以此显示武汉革命造反派的威风。所以参加横渡的人比以往都多。笔者当时也曾赶去报名,但因为得到消息太迟,报名已经截止,没有横渡成,也许是天意,我虽然参加过横渡测试,拿到合格证书,却因为当时学校的“斗争”太忙,耽误了报名时间而因祸得福,躲过了这一劫。没能参加横渡,当然不能再错过看渡江。
我到各处转悠,到处飘扬着造反派组织的旗子,“钢……”、“新……”,红旗红袖章,一片红。主席台临时搭在大桥下入水处的右边,台上正有人慷慨激昂地讲话,不时传来阵阵口号声。一切都是空前热烈,所有人都是情绪高昂。因为是造反派组织的群众性渡江,又有庆祝的意思,所以前来观看的人没有任何限制,观众早挤满了入水处的岸边。唯一糟糕的是,骄阳似火,开会的时间长,许多运动员已经不耐烦了,开始随便走动,聚在一堆打闹说笑。有的抱怨天太热,有的骂讲话的太长。在这种气氛里,渡江队伍唯一盼的就是快点宣布下水。
终于快到十点了,才开始下水。所有的队伍呼啦拉站起来,往前涌。我当时没能挤到入水处的江堤上,只能从远处看下水。横渡大军好像一条腾起的龙,抬着语录牌的,举着红旗的,一队接着一队潮水般向入水处奔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一路喊得最多最有节奏最响亮的口号,是毛主席的这段语录。
当时只觉得下水处开始时有点混乱,但并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我看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便离开汉阳门到高处去看江面上的壮观场面了。
回到家里才听刚渡江回来的××说出事了,他是开始不久下的水,人太多,因为天热在岸上等的时间太长,所以大家都恨不得早一点往江里跳,结果前面的方队还没有下完,后面的就涌下去了。他是从后面人的脚下拼命挣出来的,说完他的历险记,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肯定死了不少人!”××得出这个令人惊骇的结论。
第二天,果然如此!我到汉阳门江边亲眼看到几个人用绑着钩子的长竹竿打捞死者,一捞一个准。江边停着一辆军用卡车,车上有蓬,但从车后可以清楚看见赤裸的尸体,其中还有穿裙子的姑娘,这是岸边的观众,不知怎么也被裹进去了。我估了一下,这车装的尸体大约有十七八具!
后来,我看到《红水院》的小报,为该院的“八一”渡江死难烈士出了悼念专号。——全部是大学生!具体数字记不清了,总有十几个吧。看着他们年轻英俊的照片,心里一阵阵痛楚。
1967年“八一渡江惨案”,距今整整39年了!
发生在特殊年代的这桩惨案,以后可能不会再发生了,但它留给后人的伤痛却是永远的。逝者已矣,活着的人怎样吸取教训呢?希望那个无尽折腾的年代永远成为过去,我仅以此短文悼念那些被折腾年代夺去的无辜而年轻的生命。
【附录】  
当年, 年仅17岁的傅某在他的回忆录《武汉“八一”渡江惨案亲历记》中写到:  
1967年7月底是武汉地区造反派大获全胜的日子。当时“七·二0”事件刚过去,北京已经表态支持武汉造反派。本来,7月16日已经渡过一次江,但由于“胜利”需要庆祝,临时又决定8月1日再渡一次江。从决定渡江到正式渡江,不过一个星期。组织、后勤、保卫等各项工作都过于仓促,这就埋下了祸患的种子。
  当年我只有17岁,经同学介绍,在华中师范学院“钢二司”总部渡江队训练。渡江的头一天,由头头们进行了思想动员。8月1号的早晨,汽车将我们十五人送到了武昌江边桥头一带。其时江边已是万众拥挤,渡江的队伍排成一块块方阵,逶迤不绝。围观的群众估计至少也在万人以上。上至平湖门,下至大堤口的江堤上,全是层层迭迭密不透风的人墙。那天是个晴天,江面风平浪静,伙伴们兴致都很高。
  渡江指挥部扎在江边一个临时搭起的高台上。渡江队伍的最前边是一幅巨大的毛泽东画像,第二个方阵是十二块语录牌,我们的队伍属第三方阵,共一百面旗帜,十面一排。我们身后是武汉六中,接着是阅马场中学,再后就不清楚了。
  上午九时许,指挥台发出信号,渡江开始。画像由几个壮汉抬起,沿着码头台阶缓缓而下,跟着,又大又长的语录牌也一块一块地起动了。由于码头开口处只有七、八米宽,语录牌只能一块一块的下,极为缓慢,后面的队伍只能踮足观看,此时便有些骚动不安。而指挥台没有经验,又连续发出信号,我们扛着旗帜便往前赶,后面的六中一见前边动了,也急急跟上。集体下水的规矩,在前排入水的时候,队伍照例要有一个停顿的过程。我们旗帜队的前排一接近水边,队伍便滞住了,此时,若指挥台英明,应立即令后方方阵停住,而指挥台没有这样做,后边的队伍在烈日晒烤之下,赤脚光身,本来就急不可耐地等待下水,指挥台又令跟上,于是队伍越挤越近,挤成了一团,到了码头下台阶处,便由高向低潮水般压下来,旗帜队一下被冲倒了十几个,我当时在队伍中,只觉得身后似有泰山压顶般的力量,挣不脱身,整个身子向前倒在下一排人的身上……人潮还在涌,我的背上,头上都是重压,喘不过气来,这时,以有人大叫“踩着人了!踩着人了!”此时,次序已经大乱,人们东倒西歪,根本没有了队形。所幸我站的地方在台阶边沿,我急中生智,赶紧与一个叫董水清的同学向旁边斜坡上一跳;幸亏这一跳,保住了性命。仅仅几秒钟的工夫,后边的人潮又涌下来了,这回再收不住了。我们站在斜坡上,只见台阶上人象下饺子一样直往下落,绞成一团,一片惨叫。一个穿红游泳衣的少女被压在台阶上,不知有多少人在她身上踩过,她却一动不动,估计早死了。死人最多的是在江边水浅处,不少人就是被人流压在水底,既直不起腰,又无法移动,活活闷死的。渐渐地,斜坡上人也越来越多,再也站不住了。我们只得忍着痛下水,水中尽是障碍物,多为语录牌和死人,一直游到第一个桥墩处(离岸约百余米),脚下才未蹬着死人。到汉口起坡,回首一看,满江是人,乱成了一锅粥。
   这次惨案,旗帜队死得最惨,仅我们华师去的15人中就死了8个,六中等学校次之,其他队伍中也有死的。观看的群众挤落水致死的也不少,维持秩序的解放军也有被踩死的。由于当时形势动乱,究竟死了多少人,已成为历史之谜,估计总在百人以上。据我的一个同学告诉我,“八一”下午,解放军在下游不远处的大堤口江边打捞起数十具尸体,摊在岸上,绝大多数是一二十岁的小伙子和姑娘,其中,一个妇女是抱着幼儿一同淹死的,死后手仍不松开。打捞的解放军,围观的群众都痛哭不绝。后来,在下游阳逻也捞起了不少尸体,至于长眠在滚滚大江之中的,则永远无法统计了。
         
                  陈仁江 修改于2007年2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7-18 20:29: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万恶的文革是怎么发生的,谁发动的?
文革-两派-武斗-狂热-大量死人。。。。。,一连串的悲剧,值得深思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7-18 20: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7.16.4.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7-18 20: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7.16.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7-18 20: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7.16.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7-19 14: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尊重历史,展望未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7-19 16: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哎!血的历史教训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7-20 19: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爱江主席  [s:48] [s:48] [s:4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7-20 21: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意大利品牌泳衣4折封顶清货,点此再领取100元现金券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hinaSwim.com ( 粤ICP备05007436号

GMT+8, 2018-9-24 08:32 , Processed in 0.123274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