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泳 中国游泳网 最火的游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淘宝装备店任意3件包邮!尚善若水给你智能净水生活澳门犀利微杂志 SILLYNANOMAG暑假清仓大促!Seedo低至1折
优购新西兰-100%正品直邮在悠泳投放广告,最高性价比定制两眼不同度数的高清近视泳镜抢!意大利泳衣泳裤全部半价清货
悠泳商城天天特价DIANA世界小姐泳衣2折起清货,售完即止!优购新西兰奶粉,澳新直邮最放心结业清仓购物满¥350减¥50
楼主: 8119

[资料] 引导大脑开始独立思想的一本书——《近距离看美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8-2 15: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封信
-----------------


卢兄:你好!
      收到你的来信很高兴。你已经注意到——我在前面的信中,常常提到最高法院的裁决。美国的最高法院到底在执行宪法时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这还得从美国的宪法所规定的政府结构谈起。
      你一定记得,美国的建国者对于建立庞大的国家机器始终是有很大顾虑的,他们曾经在不能确定自己有能力把握它之前,宁可先选择不要联邦政府。
      美国人至今还在中学课本里,把前辈的这些矛盾告诉自己的年轻一代:“写出美国宪法的那些人都经历过反英战争。他们无法轻易忘记,一个大权在握的国王如何夺走了人民的权利。他们还记得那些税法,以及士兵们怎样在没有搜捕状的情况下,就搜查他们的家。另一方面,他们也发现,政府太弱,就会没有法律的尊严和正常的秩序。出于这些原因。他们对于新政府的建立给出一些很谨慎的思考,他们的这些思想在两百年后的今天,依然在指导我们。我们应该知道他们的这些思想。”
      这是一些什么思想呢?它的关键就是——分权。首先是从横向把政府的权力切成两个大的层次:也就是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权力分割开。当然,所有的国家都有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两层,没有什么稀罕的。但是在美国,这种分割是相当彻底的。也就是说,这些建立联邦政府的人,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大权独揽,并且把这种思想以立法的形式在宪法上确立下来。
      有一点,我想再强调一下:就是美国的执法非常认真——尤其是宪法。你会发现每一个字都是个顶个管用的。
      政府权力分切成两个层次的结果,却造成了美国初期就在各种政策上非常不统一的情况,它的形象因此也非常的不统一。比如在蓄奴的问题上,美国南方和北方很早开始就有着巨大的差异。美国南方很多是传统的农业州,奴隶一直是农业低技术劳动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北方则以大工业为主,需要的是有技术的工人,经济背景的不同,形成的观念也不同。但是美国地方的高度自治,造成了各行其事的情形。美国在废除奴隶制之前,南方的奴隶就一直往北方逃亡。100多年前的南北战争之后,联邦立法不准蓄奴,但是,南方各州还是有种族隔离的地方法,更造成大量黑人涌向北方的工业城市,远在民权法案取消种族隔离之前——黑人的民歌已经在唱着“甜蜜的家,芝加哥”。所以,当时的南北面貌是很不相同的。
      总的来说,美国是地方自治权很大的一个国家。地方上的每一个官员都是当地的老百姓直接选上去的——与联邦政府毫不相干。州一级,甚至市一级的政府和首长,从来不必顾忌、考虑中央政府或总统对自己印象如何。相反的,他们总是很顾忌他们在本地区选民中的形象,竭力要向他的选民表示——自己是顾及当地人的利益的。否则,他下一届铁定就选不上了。所以在美国,中央和地方对着干的情况是从来就有的,而所有的人也认为这是正常现象。他们之间也一直就习惯处于不断互相协调的状况。
      所以,在美国有时会出现一些对于我们来看很奇怪的事情。比如说,加利福尼亚州政府控告美国联邦政府,要求巨额赔偿。因为加州和墨西哥接界,从墨西哥天天都有大量非法移民跑进来——按照美国法律,不管是不是非法移民,有一些美国人认为是最基本的东西还是必须向他们免费提供的。比如紧急医疗救助和青少年义务教育。这样,非法移民不仅为加州带来很多问题,还增加了很大的经济负担。加州政府就理直气壮地向法院控告联邦政府没有把边界守好,因为守国境线是联邦政府的事情。加州政府说,正是由于联邦政府没有把国境守住,才造成加州很多因非法移民问题造成的损失。因此,理所当然要联邦政府给予赔偿。
      1964年,国会通过联邦的民权法,禁止在全国任何地方实行种族隔离。南方几个州非常恼怒——这不仅因为当时的美国南方种族主义情绪还很强烈,而且还因为州政府这一级认为:联邦这一立法是在侵犯南方各州的自治。首先是阿拉巴马州的州长带头冲出来不准黑人学生进入白人学校。结果,肯尼迪总统派国民兵护送黑人学生上学。在南方的乔治亚州——也是我前面说的几个当年坚持种族隔离的州之一,州议会为了表示对于联邦政府的鄙视,甚至就在自己的州通过立法,把当年南北战争时南军军旗的图案放到了州旗上。决定州旗的形式是他们的权力,联邦政府也无权干涉。
      30多年之后,美国南方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当年站在校门口阻挡黑人学生的阿拉巴马州州长,已经垂垂老矣。他仍然记得出来为自己当年的行为向公众道歉——尽管大家早已原谅了他。乔治亚州的首府亚特兰大市已经有了黑人市长,这个城市也以它国际化的口号,而得到了1996年的奥运会举办权。民主党的州长米勒觉得:那样一面由历史原因造成的州旗,实在有损于这个州在世界上的形象——于是提出修改。但是,这一提议在当地引起了强烈的反应。南北战争之后,美国人始终在反省。他们为这场内战的发生而感受的痛苦,似乎越来越大。事实上,当时这场战争的发生,解放黑奴恐怕也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原因,更主要还是南方要求更大的自治甚至分离。现在在美国,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人炫耀北军的胜利。不论是南方还是北方,都首先认为:同胞之间的这场杀戳,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悲剧。这是今天美国对于“内战”这个问题的基本共识。
      在今天的美国南方,不论持什么观点的人,也都尊重他们的前辈为自己的家乡和理想的献身。在南方,你到处可以看到纪念死于战争的南军战士的纪念碑。在亚特兰大著名的独石山公园,巨大的独石山上刻的就是南军将领的浮雕。当米勒州长提出修改州旗的时候,反对的人很多。但是种族的问题已经沉淀在底层,人们提出的理由是:南军军旗是南方的历史遗产的一部分,没有什么必要去改。最后,米勒州长自认寡不敌众,自动取消了提议。至今,这面州旗依然在那里飘扬。
      今年联合国成立50周年的庆祝活动上,更是出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由于联合国大厦位于纽约市,市长为全世界来参加庆祝活动的各国首脑举行了一场音乐会。但是,在开场之前,纽约市长居然让人把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领袖阿拉法特给“请” 出剧场去了。多年来,由于在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冲突中,美国政府一直坚定地站在以色列的一方,因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一直把美国当作敌对一方。他们的游击活动也不乏放置炸弹之类的暗杀恐怖活动,其中遇害的美国人也有不少。所以,西方世界在长期以来,一直是把阿拉法特和他的组织当作恐怖分子来看的。你知道,——最近两年的中东和平进程,不仅当事的双方首脑在观念和行动上都有了巨大的进步,双方首脑拉宾和阿拉法特均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美国也担任了居间促进和平的调解人。就在和平刚刚迈出第一步,一切关系都还不是十分稳定的时候,大家当然都希望借相聚的机会加深相互关系,至少不要再出什么岔子。可偏偏遇上个纽约市长“不信邪”。他说,我只知道阿拉法特是恐怖分子,杀了不少美国人,我这里的音乐会就是对他不欢迎。结果,还就真的把他给“请”出去了。
      对此,美国联邦政府搞外交的国务院和总统克林顿真是气的七窍冒烟。但是——找了半天,就是找不到任何依据可以对这位市长进行惩罚。他这样做,并不违法。这是纽约市举行的音乐会,市长是主人,是在他管的地盘内,就连克林顿总统都是被邀请的客人。当然在这里是市长说了算!克林顿除了代表自己去向阿拉法特道歉,他甚至都不能说他要代表纽约市道歉,因为他根本代表不了纽约市——他没有这个权。
美国除了权力的横向分割,宪法还把国家政府的权力从竖向切成三条。这是你早就知道的“三权分立”,也就是立法、行政、司法的绝对独立。
      你知道,孟德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