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泳 中国游泳网 最火的游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淘宝装备店任意3件包邮!抢!意大利泳衣泳裤全部半价清货优购新西兰-100%正品直邮沙巴海岛游,酒店+一日游自由搭配
澳门犀利微杂志 SILLYNANOMAG悠泳保险频道推出,会员活动优惠定制两眼不同度数的高清近视泳镜在悠泳投放广告,最高性价比
悠泳商城转让/合作DIANA世界小姐泳衣2折起清货,售完即止!优购新西兰奶粉,澳新直邮最放心结业清仓购物满¥350减¥50
查看: 8563|回复: 332

[灌水闲聊] 晨钟暮鼓的游泳日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7 11:26:58 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心插柳 于 2015-10-7 11:28 编辑


20151006周二
今天的雨有些大。

冒着雨来到二七桥下。

今天来的人不多。

能来的都是铁杆。

小但,奥山刘师傅,长江眷子和我基本上一起到的。

下到水里,看见自由游完了起坡。

和大家打过招呼,就跟在刘师傅后面,亦步亦趋的游,江面上,密集的雨滴从高空溅落,整个长江被水雾笼罩住,浩大的长江里,寥寥几个泳者,有些浪费资源了。

刘师傅的速度,耐力都是一流的,跟在他的后面,很是吃力,一会离他近点,一会又离他远了些。比较靠中间的水域游的,直到他的时间到了,和我打了个招呼转头回去。自己坚持游到船尾,46分钟,返回53分钟。

起来后,看见偶像已经游了一程了。冒雨讲了一下话,又冒雨回来了。

没有虚度光阴,冒雨完成任务。
接着昨天的聊:

倒班几年,和很多的女同胞打了许多交道,把她们的脾气秉性都摸得比较清楚了。
当时我和妻子在一个班倒班,我当班长,她在班里当班员。
我不仅不能照顾她,相反对她只能比别人更严,否则班里的事情就不好办了。
一次孩子在家生病,我们两口子都到厂里上中班,惦记家里生病的孩子是理所当然的。
同班的同事们听说家里孩子生病,就劝我叫妻子回去,反正白班的人都走了,没有人知道。
妻子惦记着孩子的病,也想回去照看。
我当时就拒绝了,几个女同志反复劝说,我也不松口,妻子一副受委屈的样子。我就对其他的同志打开窗子说亮话:我不要她回去,就是不把话给别人说。你们今后如果家里真有事,我绝对不会为难你们。但无事的话,就坚持在厂里上班。
如果她今天走了,明天大家都可以走,一旦走习惯了,都不想在厂里待,事情就不好办了。所以我不让她回去。
时间长了,妻子和我在一起总觉得受委屈,我就找了车间,提出把她调开,否则我的工作不好开展。
车间也很支持,把她调到吊车班学习开吊车。
她到吊车班后,学习也很积极,不到一年参加厂里的技术比赛,竟得了个第一名。别人向我表示祝贺,我说一定是瞎猫碰到死老鼠,凑巧了。
但在后来几次的吊车比赛或者考试中,每次她的实际操作,都是第一,直到初轧厂关门。
她的劳动态度,吊车技术都很不错,我也很开心和欣慰。
还有一个同事,他的师傅和我因为工作的缘故发生了些矛盾,他站在他师傅的那一边,对我说了些不好的话。
这些事情我都能理解,没有把他当回事。
但他在我当了工长之后,每天还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别人表面都没有作声,但都在看,看我怎么对待他。
这个同事也曾经几上几下,调动了几个地方,因为有些破罐破摔,大家都奈何不了他。
车间把他调到我们工段,就是甩包袱。
我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他人聪明,能干。
长跑,下象棋都是他的特长,在初轧厂里名列前茅,就是受了些挫折,不得志,心里不平和。
我找他谈了一次,对他也是瞎子算命照直说。
希望你能和我们和平共处,每天能和大家一样上下班,就是抬了我的桩。
如果你还是我行我素,你人不吃亏,钱就吃亏,我肯定是要扣钱,何去何从,自己掂量。
在一起呆了多年,他也了解我,就只谈了一次心,问题解决了。
他不迟到,不早退,有事请假,到了年底,还把他评了个先进。
在别的班组,他调皮捣蛋是众所周知的,到我们这里的转变是有目共睹的。
车间领导们也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但他们不愿意把转变了的,这么好的劳力放在我们工段,此后不久就把他又调走了。
一次我在巡检中,发现空压机的冷却水小,不正常,就驻足观察,结果水越来越小,最后没有水了。
我马上通知值班人员,通知调度室,将空压机停了。
事后得知,是供水厂故障导致停水,但供水厂未通知我们,如果不是发现及时,设备就会损坏。
我考虑到值班的女同志也不容易,就把此事给她们报了功,两个值班人员都立了三等功。
针对此次事故,我在水管上加装了带警报器的压力表,压力一旦升高和降低,警报器就能及时发出警报声,从而杜绝故障的发生。
举一反三,我在所有的类似压力管道上都加装了警报器,从设施设备上保证了安全,使得倒班人员的精神压力大大的减轻。
当时兴百分之两点五的长级,一次下班和车间主任一起乘坐轮渡回家,顺便问起长级之事,他对我讲:按理说,你们工段第一个该长级的就是你,但考虑到,还有的老工人,表现不错,级别较低,所以希望你能等一下,先给他长。
我听了之后,表示理解和支持,并说:这样自己也好做工作些。
哪知,那位原来和我关系不错,在长了级之后,反而不理我了,还在后面讲:平常看牛世平不错,但对待长级上就不是那个事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主动找他谈心也谈不拢。
心里郁闷,一次当着车间许多人的面,对着主任就发起了牢骚:
该长级的长了,我举双手赞成,怎么他对我有这么大的意见呢?主任你说是怎么回事?
在场的好多人都看见了,主任的脸色不好看,但也顺着我讲:他是怎么回事?
此后,那位师傅,见到我,很不好意思的抱歉,叫我别往心里去。
我就明白了,一定是这位主任,对他说了一些不实的话,我当着众人的面责问主任,才也把自己洗清了。
第二年又轮到长级的时候,车间找我谈,说首先要给我长。
我对领导讲:如果这次你们不跟我长,我肯定是要找你们的,但你们心里有我,我就满足了,证明你们看到了我的努力和付出,谢谢。你们把这一级给别人长吧。
当时,许多人说自己傻,先进可以让,长级一定不能让,差一级,永远差。
我却表现得很淡然,相信自己的付出不仅是体力和精力,而且还有荣誉和长级之类。
就这样,这一次长级自己也让给了别人。
大家通过类似的事情也进一步看到和了解我的为人,都相信我,愿意和我打交道,这对自己今后的工作也大有帮助。
清理机在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设备维护保养得都很好,大家心气也顺,整个工段蒸蒸日上 。
随着时间的推移,厂里决定让清理机下马,我们维护的空压机,改向均热炉输送压缩空气。
通过管道连接,我们制造的压缩空气送到均热炉,供计控厂自控设备用气。
开始还好,使用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压缩空气中的水份和油份重,导致了计控设备失灵,均热炉烧钢报废的事故。
厂里下了指令,要我们采取措施,降低压缩空气中的水和油。
我和大家一起努力,结合当时开展的全面质量管理QC小组活动,动了许多脑筋,想了许多办法,终于成功的解决了问题。
当时写的材料,费了些事,但对我后来帮助很大,在评技师时我就是用的这些材料,顺利的评上了技师。
20151006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 金钱 +50 贡献值 +5 收起 理由
川页 + 5 + 50 + 5 很给力!神马都是浮云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10-7 11:56:40 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冒着小雨,穿上雨衣。
二七桥下,游泳的人少了许多。

泡澡的不来了,怕冷的退缩了,坚持的仍然不少,一年比一年多。

一到桥下,看到了方汉,他打着雨伞在江边观看。

奥山刘师傅也到了,偶像也来了,杨师傅,小侯,杨意都到了。大家冒着小雨,聊了一阵,开始游泳。

下雨游泳,在水里是别有一番情趣,雨水在江面上,泛起朵朵水华,增加了负氧离子,提高了锻炼的效率,增强了锻炼的效果,好处多多。

即使淋一点雨,身上打湿一点,回去换衣服即可。

有所失必有所得,锻炼坚持下去,身体健康得到了加强,比打湿衣服这样微不足道的损失不知要强多少倍。

和杨意一起游的,水流较缓,水况良好。

今天可能比较靠边,游到船尾只用了25分钟。

等在中流逆水而上的杨意5分钟,返回40分钟。

看见戴老下水,老人家坚持得真好。

他7号准备在建五渡江,上午9点钟,到天兴洲后乘船返回。
张师傅游完了,张医生也来了。
奥山刘师傅游了一个多小时,他今天是第二趟了,扎实人。

换衣服时,小雨绵绵,穿好衣服后,雨也停了。

老天成心要考验我们的耐心和意志,无所谓,我们已经久经考验了,多来几次何妨。

拉拉杂杂,信马由缰的写了一些东西,回头一看,感到惭愧。
别人作品,都是精品,能惊天地,泣鬼神。
看了使人振奋,使人沉思,使人提高,使人感悟。
自己远达不到那个程度,只是制造一些文字垃圾,让人消愁解闷都不行。
是继续写下去,还是等提高了自己的文学素养和思想境界之后再来写,能给大家带来一些精神上的帮助之类的,如我的偶像经常给大家烹制的精神鸡汤,让大家有所裨益,疗伤止痛,化解忧愁。
再一想,此类想法,曾经有过,总想等提高自己了的综合素质之后,再来动笔。但几十年的光阴转瞬即逝,到如今,自己已步入老年的行列,还能等到何时呢?
笋子当收则收,竹子当留就留,否则就会空留两手拾忧愁了。
契科夫曾经说过:大狗叫,小狗也叫。
写不写,是你的事,看不看,那是别人的事了。
只要无愧于心。
往大的说:我们的后人,对我们曾经经历过的历史,茫然无知。曾经走过的弯路,懵懵懂懂,那是非常危险,还会重蹈覆辙的。
从小的讲:后人面对你的遗像,除了冷冰冰之外,毫无印象。他们哪里知道,你们曾经也是有血有肉,有爱有恨。
曾经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累。经历过多少他们未曾想象的事情,社会发展到今天,经历了多少血和泪,汗与苦,社会的进步不是从天而降,是无数个普通个体的贡献和牺牲。
他们也有理由为长辈而骄傲,自豪。
上次写到。
自己的个人命运有所改善,除了客观上,几个看不惯自己的人,分别高升离自己远了些外,最主要的还是社会的大环境起了变化。
四人帮的倒台,文革的结束,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到来,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我是感觉到了的。
自己在清理机倒了几年班之后,车间通过调查了解,要自己上白班,担任白班的工长。
记得车间领导来找自己谈话时,询问自己的意见,自己豪气的说:林彪28岁就当军团长,自己30岁了,当个工长应该不算是多大个事情吧。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由于自己的群众基础好,吃过许多苦,受过许多磨难,能体会弱势群体的感受,能换位思考,加上自己对自己的严格要求,要别人不做的,自己坚决不做,要别人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
对一些受排挤的人,多给与些关心和照顾,对一些不像话的人和事,秉公办事,给与些限制。
因为触犯了一些人的既得利益,开始很有些剑拔弩张,局面困难。
自己每天安排工作时,总是到工作最辛苦的地方去干,等到别人都休息了,自己再去写些材料之类的东西。
到了年底,先进评比,自己让给别人当。
奖金允许工长拿最高,自己不拿最高。
把工段的奖金分配得既有差距,但不是很大,既让先进肯干的人高些,他们面子有了,荣誉也有了,还要让体弱能力差的不至于差很多,让大家都过得去。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
一位老工人,曾经受过工伤,留下了残疾,个性有些孤僻,不太合群。
原来受到排挤,我很同情他,关心他,总是和他主动打招呼,和他交流。
一次,他在厂里批了两根槽钢,准备在家里搭暗楼。
我发现时,询问他怎么搬回去?
他讲:搭通勤火车回去,到红钢城。
我一看,莫说是他个残疾人,就是个健全人,将两根槽钢从厂里搬到火车上,然后再从火车上搬到家,都是不可能的。
于是,就叫了另一位跑月票的身强力壮的同事帮忙,下班时扛起槽钢,送上火车,下了火车送到他家里。
不顾浑身是汗,到了他的家后,我们放下槽钢就走,老师傅不依,非要留我们吃饭。
我们谢绝了,临走时,老师傅一定要给我们每人拿两个家里刚做好的包子。
我当了工长后,老师傅对人讲:牛世平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好的人。
他竭尽全力,支持我的工作。
他的身体不好,体力有限,但他画得一手好图,写得一手好字。
初轧厂的图纸,至少三分之一都是他划的。
他把安全和工会的工作给包了下来,本子写得工工整整,一丝不苟。
还有一位老师傅,身体不好,个性倔犟,调到我们班组后,我对他十分尊敬,交心谈心,相处得十分融洽,他也是对我毫无保留,坚决支持,有份热,发份光。
经常对外单位的人讲:牛世平仁义。
现在他离开我们已经十多年了,他的子女碰到我还是非常客气和尊重。
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情况好转,局面打开,工段里风清气正,有目共睹。得到了上下一致好评。
20151005周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7 12:00:33 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到江边,杨意和老涂已经到了。
江边的人也不少。
今天的水流不急,天上没有太阳,水质也清澈,空气质量也好,又是一个全优的游泳环境。
下水游泳,老涂靠在江里,离我足有20米的距离,还是在我的前面到达了船尾,我到船尾一看表,35分钟。
回头一看,杨意正在激流中,劈波斩浪,奋勇前进。
一个老扎实,一个小扎实。
两个扎实人。
等了一下杨意,返回后,看表48分钟。
2015100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7 12:04:26 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4点半钟到江边,今天去的时候,人气很旺。
天气晴好,苍穹就是一块巨大的蓝宝石,白云或浓或淡装点在它之中,蓝令人陶醉,白使人怜爱。在太阳的辉映下,仿佛来到了童话世界。
遇到小毛,他已经游完了。
跟在小王后面游的,今天的水流不太急,游到船尾27分钟。
全程35分钟,小侯也一起游的。
游泳的黄金时代,天气好,水温佳,水流缓,人气旺。
遇到戴老,偶像,波波等人。
游完泳,和大家聊聊天,精神和身体都舒展了,都愉悦了。
2015100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7 13: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心插柳 发表于 2015-10-7 12:04
4点半钟到江边,今天去的时候,人气很旺。
天气晴好,苍穹就是一块巨大的蓝宝石,白云或浓或淡装点在它之中 ...

坚持写下来。最后再总结归纳一下,就成了一本抢手的小说了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7 14:20:02 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川页 发表于 2015-10-7 13:59
坚持写下来。最后再总结归纳一下,就成了一本抢手的小说了的, ...

胡子哥的阅历,其实也是一部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7 20:22:32 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七桥下和杨师傅,小蒋先后到达。

遇到外星人郑师傅,他已经游完了。

水况不错,风稍大了点。

先小蒋下水,被他超过,被他甩得很远。

水中遇到钢院王老师。

游到船尾,38分钟。

45分钟全程游完。

起来看见熊师傅也下水了。

看到小侯游完了。

黄师傅也到了。

偶像也来了。

大家都坚持得很好。

文化补习班:
八十年代针对青年工人文化程度普遍不高,掀起了一场学习热潮,厂里也举办了初中文化补习班。
学习的内容是数学和语文。
我是第二批或者第三批参加的。
因故晚去了几天,没有参加开学典礼,所以对学习班的作息时间不清楚。
人家是上午、下午都有课,我却认为只是上午上课,下午不上课。
所以连续几天,下午都没有去。
再等我去上课时,老师就愠怒了。
任课的老师主要有两位,一位是数学老师,姓钱。一位是语文老师,姓赵。
数学钱老师原来就当过老师,后来当工人,现在又把他启用了。
语文赵老师,也是工人岗位,但他酷爱文学,造诣很深,经历丰富,在初轧厂众所周知,选派他当老师也是顺理成章,众望所归。
当时站在讲台上的就是语文赵老师。
他对着我们讲:我来说一件事,一个人得了点志,比如说被领导欣赏,比如说立了功,授了奖,就得意,就飘飘然,不把别人当回事。上课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等等。
我越听越不对劲,好像是在说我吧。
忙向别人打听,才知道,作息时间是每天的上午和下午。
这才知道,自己犯了错。
下课后,立即赶到老师的休息室里,去给老师解释,道歉。
我向他们说:自己因故晚来了几天,人又有些糊涂,以为只上半天课,所以下午没有来。其实自己把文化补习看得很重,希望把自己的弱项好好补一下。
绝对不会是故意和老师捣蛋,那不是我的做派。今后打交道多了之后,你们就了解我了。
这个不算良好的开端,开启了我在文化补习班的学习。
初中的数学,自己买了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已经利用倒班的时间啃了一些,所以也还跟得上。语文讲语法,词性,逻辑等,自己就搞不清了,但能搞得清的人也不多。
除了每天在课堂上认真听讲,下课后,回到家里,也认真的做作业和预习。
一次语文课,赵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要求当天就交。
时间不多,我马上就动笔,题目是:记一个难忘的人。
稍加思索,就将我下到东西湖认识的一位小朱写了下来。
这是我在文化补习班写的第一篇作文,由于真情实感,写得也算顺畅,按要求在放学之前将作业交了上去。
面对着学养深厚的赵老师,心里难免忐忑,不知会不会现丑。
第二天上课时,赵老师讲起了我们大家写的作文。
他说:把大家的作文都看了,不怎么样。
听到此话,我心里若有所失,心想,我的应该还可以吧。
赵老师话锋一转:但有一篇例外,我给大家念一遍。
接着就声情并茂、抑扬顿挫的念了起来,正是我写的作文。
课堂上议论四起,大家都在猜是谁写的,一位和我一起从东西湖招来的女同事,笑着对我说:东西湖的事情,肯定是你写的。
因为在坐的只要我们两个人是从东西湖来的。
下课后,赵老师请我到办公室去一下,我去了,他对我说:你还是有些文学素养的。都看了些什么书,写了些什么?
我说:不好意思,就是喜欢看点所谓的闲书。
从此以后,老师们看我的眼光就不一样了。
亲切,关爱,扶持,指点等等不一而足。
我对不是很熟的人,一般不善于和他们交往。(吃亏呀,从上班至今,多少任领导家的门朝哪里开都不知,总认为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如蜜)
所以很少去办公室坐。
听一位每天下课都坐在办公室爱和老师交际的同学讲:赵老师认为初轧厂所以参加文化补习班的人中,我的文章写得最好。
我听到后,心里还是有些惊喜,自己长年看书,有点心得,终于有人认可。
几个月的文化补习班期间,赵老师还向我推荐了一些书籍:如当时流行的弗诺伊德的精神分析引论等。
他经常鼓励我动笔写,把自己的经历,自己的感悟写下来。
无奈我是烂泥糊不上墙,几十年又过去了,还是一事无成,愧对老师。
临到毕业,每人都要交一篇作文,我偷懒,就又把难忘的人改了个题目:水乡。糊弄糊弄交了上去。
后来厂里来人参加毕业典礼,来人除了厂长还有劳资科长,(当时劳资科和教育科合并)翻看大家的作文,劳资科长就是负责把我们从东西湖招工来的人。
他看了我们的作文之后,不以为然的说:作文也有满分吗?作文哪有打一百分的呢。
哪知,赵老师反唇相讥,初中有初中的标准,高中有高中的标准,达到标准就是满分。
一句话,把劳资科长顶得不发声了。
后来才得知,科长看的就是我写的作文,赵老师给了个一百分。
回望过去,文化补习班对我的最大收获,就是结识了我一生中的良师益友赵先生。
此后的几十年中,与他的交往是我与所有人中交往得最为频繁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交往的加深,两个人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爱好与志趣相近,主要是他影响我。
他带着我四处淘书,青山的红钢城,武昌的广埠屯,汉口的武胜路等都留下了我们跋涉的足迹。
和他闲聊时曾说道:数次做梦,梦到一房子书,欣喜万分,醒来之后,南柯一梦。
他听在耳里,记在心上。
不仅经常有计划的把他自己珍藏的图书,推荐给我看,力图提高我的境界。
还经常把他自己的藏书赠送给我。
他家藏书万卷,我千余册的藏书中他慷慨的馈赠就占了至少三分之一。
他经常和我谈人生的感悟,读书的体会,推荐各种优秀的精品图书。
习近平先生前段时间访问美国,曾谈起了读书。
我一看,他讲的书和作家:托马斯.潘恩的《常识》、美国的独立宣言、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和作家杰克.伦敦,马克.吐温,梭罗,惠特曼等,多么熟悉,多么亲切,都是曾经被赵先生推荐给我看过的书和作家。
常言道:相识满天下,知己能几人。
高山流水,古风犹存。我一直尊称他为赵先生。
有道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我虽然在厂里所谓的事业上屡屡碰壁,但却结识了这样一位良师益友,此生足矣。
20151007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 金钱 +50 贡献值 +5 收起 理由
江城泳迷 + 5 + 50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8 20:57:50 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独好书
周围的人有的好烟,好酒,有的好棋,好牌,我独好书。
这个习惯是从读书识字开始时开始的。
小学语文课本一发,自己就爱不释手,直到把里面的故事看完为止。把语文书兴趣盎然地当成小说看,这倒是如今流行的兴趣教育的真髓,我早在六十年代初就开始身体力行了。(专利也没有,可惜,可惜)
渐渐的,发现了小人书,看起来也是废寝忘食,经常坐在街头的小书摊上,看到天黑,直到看不见为止。
小时候理发,经常舍近求远,跑到一家摆了几本小人书的理发店去理发。一去就是半天,既理了发,又看了书,大快朵颐。只是家里人纳闷,你理个发总是要那么长时间。
文革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自己得到了二三十本小人书,有了本钱可以拿出去和同学进行交换了。但有书的看不起小人书,(可见人大心也大,欲壑难填)没书的借了之后总是肉包打狗,有去无回。
后来,有同学奈面子不何,借给我一些很差的书,在借之前就作好了你不还的准备。(我对此了然如心,咱们有同感哪)但我每次都在预定时间内准时归还,并且把书整理得清清爽爽。(咱讲诚信的历史悠久)数次下来,信誉有了,同学的藏书就对我开放了。
家人对我的此好颇不以为然,父亲常斥责为:看闲书!我亦觉得父亲言之有理,可就是改不了这个看闲书的“坏”习惯。
下农村之后,如觅到一本好书,那是要连夜看完的,因为人人都想看,队排得很长。漫漫长夜,一灯如豆,书伴我度过多少难忘的时光。
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托翁的《战争与和平》,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等等,等等。
书中人物的人文主义精神和理念(自由、民主、公正、无私)早就渗透到我的身心里了,终生都受其影响。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在那样的环境里,自己没有堕落,除受到书籍的影响,没有太多的理由。
一本书,是可以当“菜”吃的,饭太劣,难下咽,看着书吃饭,不知不觉就把饭对付进肚了。(书还有此项功能,又是一项发明)
曾专门到过武汉图书馆。
阅览室看书,需要工作证,外借处要办理借书证,而借书证岂是一个普通知青能够问津的吗?
每每路过坐落于南京路口的武汉图书馆,只得望洋兴叹,徒呼奈何。
招工进了武钢,有了工作证,(必要条件有了)听说妹妹有一个同学进了武汉图书馆,(充分条件也有了)费了些事,得到了武汉图书馆的借书证。
此后,自己就成了武汉图书馆的常客。一天看一本书是常事,真正地象“一个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
后来,成了家。
再后来,搬到了青山区。
钢都花园落成后,又在126街坊落了户。
刚搬家过来时,晚饭后散步,看到东门外一排正在施工的门面房,不少人都在猜测此门面是用来经营什么的,有人说是卖菜的自由市场,妻子一听连声说道:糟了,糟了!卖菜的既脏又吵。我问:你希望是什么呢。妻子说:要是卖布的就好了,既不吵闹,又不难闻。她反问我道:你希望是什么呢?我说:如果是书店就好了。既干净,又安静,还省了我经常跑书店的时间。
最后,盖子一揭,结果超出了我的想象,不仅有书店,还有图书馆,使人大喜过望,太好了。
吾等凡人,虽嗜书如命,但生存第一。要生活,要住房,要养家,要抚育孩子,这些都要经济做支撑。除此以外,再来买书,难免囊中羞涩。
每每看见李敖之辈,坐拥书城,就羡慕不已,经常做梦都梦到自己发了财,买了一房子的书,醒来只是南柯一梦。
这次天遂人意,老天对我如此厚爱,竟与图书馆比邻而居。
古人曰: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此话将读书当成了敲门砖,要敲开黄金屋的门,要找到颜如玉的妻,功利心太重。
对我而言,苏东坡与朝云的一段对话倒是确切。
面对官场屡屡受挫的苏学士日见发福的肚皮,丫鬟们众说纷纭。
有的说:一肚子学问。学士摇头。
有人讲:一肚子文章。学士仍摇头。
朝云道:一肚子的不合时宜。学士开怀大笑,连说:知己,知己。
自己的书龄应该不算短了,但回头一看,惭愧,惭愧。
只是学到了一肚子的不合时宜 。
但我仍独好书。
注:此乃06年的旧作,翻出来已飨知己。

201510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8 23: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读到这么有味的帖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9 09:30:57 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城泳迷 发表于 2015-10-8 23:19
好久没读到这么有味的帖子!

泳迷的豆浆也蛮有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9 11: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网洛刚好,就看到好文,眼晴看仲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9 11:47:59 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游神214 发表于 2015-10-9 11:15
今天网洛刚好,就看到好文,眼晴看仲了。

细水长流,慢慢看沙,就象游泳一样,每天克游下子,但又不要游抽了筋。您是游神,自有分寸,谢谢光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9 15: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特的悠网风味小炒好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1 20:25:18 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杨意来电话,邀请去游泳。
3点钟到了江边。
深秋的江边,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非常惬意。
江水温度合适,江边的风几乎没有,水流较昨日好像是急了一点。还是非常适合游泳的。
到了江边,遇到李师傅,钢院王老师一行人,小冯,小侯等,不一会,刘主任也到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他,一打听,才知道,他们全家到澳大利亚去游玩了一趟,十多天。会享受生活的人啊。杨意和老涂也如约到来。
老涂和王老师一马当先,我和刘主任,杨意跟在后面,只见和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实力就是硬道理,不服不行。
等我和刘主任游到船尾时,老涂和王老师早已回去了。
杨意从我们的外侧,奋力前行,耐力超强,体质超好。
我们到船尾,40分钟,回来全程,46分钟。
到岸一看,又到了许多的泳友。
游泳的高峰期到了。
工厂生涯5
随着清理机的下马,封存。
车间领导找我谈话,准备把我调到润滑工段去当工长。
润滑工段负责全厂所有设备的稀油、干油润滑系统,曾经是武钢的一面旗帜,获得过冶金部的先进集体的称号,各地来参观武钢初轧厂的人,就要到油库去参观,当时的油库地面墙上瓷砖光可鉴人,设备一尘不染,确实不错。
但曾经的先进,到了当时,已经风光不再。人心涣散,是非丛生,从上到下都不满意。
我也不想到哪去趟浑水,再三向车间表示了自己的意愿。
车间领导做工作,一直找到我家和我谈,要我作为朋友,作为兄弟帮忙,我就无话可说了。
(原工长,比我大好几岁,六几年参加工作的)闻讯也找到我,和我约法三章:第一他不倒班。
第二他不替班。
第三他不干活。
我一听就笑了。
第一条,可以,不用倒班。
第二条,尽量照顾,不是万不得已,不要他替班。
第三条,不可能。
我对他讲:你是一时的气话,我不往心里去。但你提的条件,自己静下心来想一下,可不可能?
他又讲:他当工长期间,由于一心扑在工作上,导致了很多私活都没有做,现在想弥补起来。
我讲: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不安排你任何工作,你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干净。
在我到润滑工段后,由于前段时间在清理机工段工作中树立的形象,造成的影响的铺垫,大家都对我表示支持,工作开展得还算顺利。
前工长下来后,到厂部各个部门逐一拜访告别,感谢别人对他曾经的支持,好像他工长被免是一件影响很重大的事件。
为什么好些人会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当成恐龙呢?可笑加可怕。
期间不少人找到我反映他每天不做事,还讲怪话。我说:需要给他些面子,讲些怪话也可以理解。
半个月之后,才安排他干活。
但他还是不平和,中午大家好不容易休息一下,他如果找到位置睡觉便罢,他倘若没有地方睡觉,就进出时,把铁门摔得天响,发泄怨气。
连续几次,我观察看大家作何反应,大家都很气愤,但无人出头。
我觉得应该制止一下了,当他又一次把门摔得轰隆作响时,我当众责问他是什么意思,还讲不讲点公德?
此后,中午的门响停止了。
倒是应了一句话: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类似的小故事太多,逐一列举恐怕篇幅要增加到中长篇的长度,略了吧。
在任何一个地方工作,自己的体会是,要尊重别人,要严格要求自己,对不良现象,要制止,但要注意方式和方法。
发现润滑存在着几个问题:一是中午休息时,临时来的现场突发事故,人们不愿意出去;二是临近下班,洗了澡,或者衣服也换好了,临时来了活,大家不愿意去;三是有职工在家里未上班,其在厂里发放的节日物质等,别的职工不愿意送到其家里去,等等。记得一次,我还在清理机时,润滑的叫我帮忙他们送一位长期病休的同事的节日物质肉和鱼,(我和住在汉口的她距离比较近)当鱼、肉,交到我手上时,已经变质发臭。提着发出臭气的物质,同车、同船的人都以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边走边想,这次东西送得可不好。
几经转折找到家住滑坡路的同事家时,当她看见交给她的物质时,对我讲:这你也送来,不如过江时,扔到江里去。
我讲:我何尝不想扔,但你不见到,我就扔了,岂不是我贪了你的。
辛苦一场,讨个没趣。
后来才知道,大家都不愿意送,天气热,在班组里鱼肉都发臭了之后,有人记起了我和她住得不远,和我商量,叫我送去。
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送呢?
原来,当时工段里的规定,把送东西去的时间卡得很紧,比如说:青山的一个小时,武昌的两个小时,汉口的三个小时等等,送东西的人,自己的时间还要贴进去,所以都不愿意送。
同理,中午休息时,临近下班时,大家不愿出去,都涉及到一些切身利益。
如下班前出去干了一个小时,可能就要耽误回家的专车,在路上耽误的时间就不是一个小时了。
都是制度的问题。
发现问题,马上就改:
当时的劳动强度相对不大,人也不是扯不过来。
规定在特殊时段工作的,另外加分,需要代休的,加倍给代休时间。
给因故不在厂的人送物质,给的时间也宽宽的。总之,不让别人吃亏,就是叫别人沾点便宜又何妨。
不能像前任,把别人卡的很紧,要求很严,对自己则放得很宽,要求很松。导致了一系列的矛盾出现。
于是,类似的问题迎刃而解。
还有一件事情,一位职工因故劳教,她的物质等东西,每次上面都发了下来,被工段里私分了。
我听说找他们了解,他们振振有词的说:我们出了钱的。
这个钱还出得可以,100元的物质扣个上十元钱。
居然说得振振有词,拿得心安理得。
我讲不行,既然上面发下来了,就要发到别人的家里去,不能私分。
此事还被反映到车间,说我有问题,将劳教人员的物质,送到她家里去。
我还是坚持了自己的主张,顶住了车间个别人的压力。东西没人送,我自己去送。
当我下班把物质送到她家的时候,她的老母亲及家人,再三表示了感谢,以至于该职工后来回厂后,遇到难题,我到她家里去做工作,她的母亲一看是我去了,抵触情绪消失了很多。
20151011星期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2 20:49:05 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无心插柳 于 2015-10-21 19:16 编辑

到达江边,不到4点钟。
太阳很好,不少人在江边晒着太阳,享受在大自然的慷慨馈赠。

遇到波波,老林,小蒋等人,今天的水流较昨天似乎缓些。

一个人靠边游,顶着夕阳游,阳光还有些恍眼。

好在水流平缓,很顺利的到船尾,只用了31分钟。

全程38分钟。

今天也是游泳的黄金时段。

舒舒服服的游完了。

起来时戴老来了,熊师傅,张师傅,老张和海妹等人都到了,归程中,又遇到偶像,杨师傅,李师傅,黄师傅等人。


《工厂岁月》6

凡有工作人群的地方,技术都有高低之分,劳动态度也有勤快,一般。
自己注意保护技术高、工作勤快的人的积极性,适当把他们的奖金提高一些,主要是让他们感到自己个人的努力没有被忽略,增强了他们的荣誉感。
对于一般或者差点的,多以鼓励为主,对他们的人格也给与充分的尊重。少干点活,少拿点奖金,也说得过去。
奖金的差距不能太大,否则影响大家整个的积极性。
润滑的工作逐步走向正轨,工作按部就班的进行。
每天的工作基本上半天就能搞定,其他时间,只要不违法乱纪,突发性的事故能及时上去干,我对大家没有什么要求,大家也都过得很宽松。
我在每天的例行检查中发现一个油库内,经常有污水流入,循着找去,发现是主轧制线地沟被铁头和氧化皮堵塞了,油库的地沟与之相连,轧机的冷却水时不时的流进了油库,弄得既不卫生,还不安全。
向车间和厂里反映,轧钢车间的铁皮班,下到地沟里,胡乱处理一下,大块的铁头和氧化皮都懒得清理,不几天就又堵了。他们还讲:都是你们车间自己检修从上面丢下去的东西,你们车间自己解决。
扔东西下去的是我们车间检修班组,没有危害到他们的利益,他们也不管。
别人不干,谁都不管,但受害的是我们。
涉及到这些麻烦,我也无法,叫大家来干,不太说得通,而且干起来也很辛苦。
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自己来干。
在安排完工作之后,我下到地沟里,接了一个2寸的高压水管,前面用一根钢管做成喷头,将堵在地沟水槽里的渣滓用水冲洗,将氧化皮冲走,将里面裹挟的破布,草包,螺丝,铁头等杂物逐一分开,前后用了两天时间,终于把地沟清理了出来。
(在清理的过程中,自己浑身被油和水淋得透湿,脸上黝黑像非洲人,完事后洗澡,浑身上下全是油,费了老大的劲才洗干净,腰痛得好长时间都直不起来)
车间一位领导找我有事,下到油库一看,被震惊了。
他真诚的对我讲:我身体不好,也不能帮你干什么,我就在边上陪着你,给你递个工具,做个伴,说个话吧。
他就一直陪着我,直到我干完为止。此领导后来一提起此事,就赞叹不已。
在此之后,我和大家商量,在不太累着大家的前提下,每天将历年来都不太做的油库,油沟内的清洁做一部分,把卫生搞好了,我们再去检查和检修时,环境好了,工作效率高了,还不容易出事故。
由于自己带头已经把最艰难的一段都干了,所以再来安排时,没有任何阻力。
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整个油库和油沟都整理出来,费油和垃圾的清除,照明灯的恢复,整个面貌焕然一新。
此事在车间内影响还是很大的。
不能说恢复到了润滑的鼎盛时期,但也差不许多。
当时大家的积极性高涨,工作都是抢着干。
一次临下班,大家都洗了澡,调度室来电话,通知现场一处油管被吊车吊物砸坏,我在接完电话后,正想着怎么安排人员时,转身一看,几个人已经从我和调度室通话中,听清楚了事故的地点和性质,早已把工具、备品准备好了,就等着我说话。
一瞬间,我的心里好感动,有这样的好工友,好兄弟,有什么样的困难我们不能克服?有什么样的险阻我们不能跨越? 自己再辛苦,再受累也值了。
201510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意大利品牌泳衣4折封顶清货,点此再领取100元现金券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hinaSwim.com ( 粤ICP备05007436号

GMT+8, 2017-5-27 12:21 , Processed in 0.093159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