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泳 中国游泳网 最火的游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淘宝装备店任意3件包邮!尚善若水给你智能净水生活澳门犀利微杂志 SILLYNANOMAG暑假清仓大促!Seedo低至1折
优购新西兰-100%正品直邮在悠泳投放广告,最高性价比定制两眼不同度数的高清近视泳镜抢!意大利泳衣泳裤全部半价清货
悠泳商城天天特价DIANA世界小姐泳衣2折起清货,售完即止!优购新西兰奶粉,澳新直邮最放心结业清仓购物满¥350减¥50
查看: 450|回复: 2

冲出盘古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2 15:5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九章 突破房圈石
江边,冉瞎子一丝不挂地做着热身运动。陪在身后的鳔杆子用舒缓的口气指点着说:“瞎子,看见没有?你攀着崖壁顺这小洄水往上爬,一直爬到洄水头上去。然后从那里扑出去,保险系数会更大些。要冷静观察水势,抓住‘落潮水'果断冲出去。”
然后,鳔杆子将鼓励的眼神移向江心继续对他说:“记住,一但扑出去,就要埋头猛冲,切忌回头。只要在我们对过去这个位置过了中流,你娃就万无一失了。”
冉瞎子点了点头,然后举步往水中走去。可刚向前两步,却又飞快地转身折了回来。
众人正疑惑不解。只见他一把拣起刚脱在水边的内裤甩向王军:“兄弟,给我保管好。裤裆小袋里有万多块钱哈!”说完,咧嘴向众人做个鬼脸,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顺着小洄水,冉瞎子在攀着崖壁向上游移动,不一会就到了洄水头上。他双手反扣头顶岩缝,悬泡在齐胸深的水中专注地读着水。见冉瞎子久久没有动静,岸上众人均十分着急,都暗自为他捏着一把汗。但鳔杆子深知,这家伙至来酷爱博弈,长期的孪场历练,其心思相当慎密,心性特别稳重。他之所以久久没有动作,并非心虚胆怯,而是在反复验证水势涨落流向规律。尽管他精于赌道,但这一把赌的是性命,弄不好会死无葬身之地。
冉瞎子开始动作了。只见他双腿反登岩壁,蓄势待发的身姿如猎豹扑食般矫健,逼视对岸的眼神放射着一往无前的意志。
就在又一波激流呼啸而过的眨眼之间,冉瞎子猛然登壁射入水中,势如离弦之箭。他鞭腿连环,敏臂捷挥,如燕子抄水而去。尽管激流管涌,狂浪飞舞,他刚劲的泳姿始终没被扭曲,其横渡方向直线斜向下游,与对岸始终保持着10°左右的夹角。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精彩!着实精彩!”冉瞎子这几把水,与其说是力与美的写意,不如说是意志与胆识的放肆,鳔杆子心中赞叹不已。
劈波斩浪30余把,冉瞎子便成功突破了中流。“好!好!好!”鳔杆子禁不住大声喝彩起来。一时间,河岸上欢呼四起、掌声一片。
左岸,一丝不挂的冉瞎子叠腿斜依在岩岍下。抢渡得手的舒爽助长了他得意的野性。这家伙一边挥手致意,一边放肆地朝对岸大喊大叫:“过来,过来,怕个锤子!你娃几爷子看懂没得?学着点!老子这条小命已经稳当了。……”
强渡前,鳔杆子严肃地给大家提了三条要求:
第一,多余装备、器材全部扔掉,只留地图、木桨和旋网,以减轻皮艇载重量。
第二,衣裤杂物全部扔掉,一律裸穿救生衣,以保证落水自救时身体灵活,减小游泳阻力。
第三,队员统一调度座位,按不同分工各司其职,不得擅自行动。
按鳔杆子调度,除王军还站在水边稳住皮艇外,其余队员均上了艇。安全员王余坐艇头。头舱左桨王军、右桨远川。因为头舱是右桨前、左桨后错着坐的,二舱右桨赵胡子就坐到了靠尾舱的位置。“我就坐你前面吗?我没桨,干啥呢?”卫先生也上了艇,站在尾舱的左后侧,口气有些惶恐地问鳔杆子。
“要得。你就坐在我前面左边,负责领喊号子。”鳔杆子望着江面,轻轻地点了点头。
“号子啷个喊嘛?”卫先生继续问。
“嗨佐,嗨佐,嗨佐,就这样有节奏地不停地喊。”鳔杆子咧着大嘴示范,实在有些忍俊不禁,依旧没有看他。
队员已各就各位,鳔杆子单手拖桨立于艇尾,板着僵硬的面孔咬牙切齿地说:“兄弟们!我们肯定能够强渡过江。但是,江湖言子说‘艄公多了打烂船'。所以,各位一定要遵从号令。船一离岸,大家务必奋力划桨向前。今天我有言在先,不管是谁,只要敢坏我章法,乱吼乱动,我一桨劈他下水,然后自己游泳逃命。”说到这里,他突然将嗓门提高8度大声问:“是不是男子汉?伸手摸一摸,有没有卵子?”
众人齐呐喊着回答:“有!”
“出发!”鳔杆子口令一落,王军轻轻一桨便将皮艇撑离了江岸。
可就在这振奋激昂之时,却戏剧性地上演了一个小插曲。可能因为紧张恐惧,也可能因为伤怀悲情,负责领喊号子的卫先生“嗨佐、嗨佐”地没喊几句,竟然“嗷嗷嗷”、“嗷嗷嗷”的仰天大哭起来。
他这一哭,顿时慌了众人。眼看阵脚就要大乱,却见王老鱼呼地挺身而起,嘴里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屁巴虫”后,便猫腰曲肘地挥舞双拳吼起号子来。“嘿!嘿!嘿!嘿!……”
一时间,他喊得起劲,众人和得整齐,木桨划得有力。在短促沉稳,节奏鲜明的号子声中,皮艇顶水破浪驶向对岸。鳔杆子左手平拿桨柄,右手正握桨身,目不转睛的审视着前方水势,将拖在右舷的尾舵把得稳稳的。尽管江水湍急无比,狂浪翻滚,皮艇却一直野蛮地、寸水不让地往对岸运动,艇身始终与江流保持约莫30°的夹角。
冉瞎子此时也没闲着,只见他一边眯着近视眼观察皮艇运动方向,一边忙乎着在岩壁上窜上跳下,不停地调整着接应位置。因为全神贯注,这老兄那紧绷的嘴唇收缩得几乎成了一撮,其神态仿佛赌徒孤注一掷前的坚毅。
10米,8米,6米,就在皮艇离岸4米左右时,王老鱼一个鹞子翻身,将右手中的安全绳呼的一下向冉瞎子抛去。然而,就在安全绳快要落地那一霎那,皮艇挟着凶狠的惯性一头斜撞在岸壁上。只听“嘭!”的一声闷响,艇头呼的一下被反弹折回,如同失毽一般飙向江心。
情势电光火石般的激变,一下撞懵了众人。可就在此时,王老鱼却突然噗咚一下跳入江中。他这一跳,鳔杆子只当是跳水逃命,立马气急败坏猛喝:“王老鱼,你要做啥子?”
面对鱼杆子的怒形于色,王老鱼丝毫没有在意。只见他一手扯住艇头保险绳,一手奋力划着水,满脸正色朗然答道:“我拉艇。”
虽说情急不乱分寸方显高手本色,但鳔杆子明白,如此凶险阵仗,除非神灵相助,本事再大恐怕也无力回天。但是,鳔杆子到底惯行江湖、多历惊险,并非浪得虚名之徒。眼看已是山穷水尽,但他依然挥桨如风,见招拆招,频频化险为夷。此时此刻,他心中非常清楚,如果急搬尾舵,不但调不回艇头,势必导致皮艇以更快的速度直飙江心。眼前最好的办法是顺势勾上几桨,让艇头快速往下游方向重新转回岸边。
危急时刻,险象环生。江里发生的一切,岸上的冉瞎子看得再清楚不过,其反应更是一点都没含糊。然而,艇头突然撞壁发飙,使那尚未落地的安全绳一晃而过,被强劲的力道唰啦啦弹回江中,却是他始料未及的。接应失手,似乎已成定局,孪场上素有“电子脑壳”称号的冉瞎子,此时竟也差点懵了。
村言有云:“只有遇着的,没有错过的。”真是无巧不成书。就在安全绳被弹回江中那一瞬间,王老鱼的跳水一拉发生了奇迹般的效果。发飙滑向江心的皮艇如同汽车被踩了一脚急刹,竟然猛地停止了转向。
千钧一发之际这一戏剧性的变化,给热锅蚂蚁般的冉瞎子赢得了力挽狂澜、扬名立万的机会。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身形一闪,紧追绳影凌空而起。那身手之矫健敏捷,不亚于燕子抄水、苍鹰逐兔、饿虎扑食。眨眼间,他人未入水,安全绳却早已抓到手中。随即,他右手凭空连划数圈,便将绳子结结实实地缠在了前臂上。
悬岩壁陡峭溜滑,护岩水鼓荡汹涌。尽管冉瞎子十分了得,只几把水就游回了岸边,但却怎么也没能爬上岸。只见他右手挽着安全绳,左手连环地在岩壁上狂抓乱抠,但就是没有找到一个稳靠的着力点。皮艇不停地牵扯着他飞快向下游漂移,情形万分凶险危急。
终于,冉瞎子抓住了一篼植根岩缝的野草,但两臂刚一较力,那草即被连根拔起。艇在继续漂移,情势越是凶险危急。
终于,冉瞎子抠到了一条岩棱细缝隙,却又是两臂刚一较力即失手滑脱。艇在加速漂移,情势更加凶险危急。
终于,冉瞎子看见一个石窟窿,拚命腾身一抓,但由于它离水面真的太高,再次一晃而失之交臂。艇在狂野漂移,情势无比凶险危急。
终于,冉瞎子猛力一把抓住了一棵小指粗的“水湿丫”(学名中华纹母),可依旧是在两臂较力之际,“噼啪”一声脆响即被硬生生拽断。此时,虽然皮艇仍在继续漂移,但情势已发生重大转机。因为冉瞎子的一连串动作,皮艇下漂的速度不但减缓,而且正在鳔杆子和王老鱼的协力把控下逐渐靠向岸边。纵然如此,现场总的形势仍然是越来越凶险危急。
上游狂澜滔天,下游跌水瀑悬,皮艇命悬一线。众人全神贯注于抓抓扯扯的冉瞎子;而冉瞎子却不时回首吼声如雷的大跌水。空气中,游丝般的生机与奔雷般的幽灵交织,催命夺魄般的恐怖压得众人松不得一口大气。
的确,凶险越来越近,鳔杆子虽然未作声,但余光却一直未曾离开身后的大跌水。如果真的掉下这个跌水,不用盘算都清楚,能活命的无非3人。冉瞎子甩手就能逃,王余翻身就上岸,还有一个就是自己。当然,鳔杆子已作了最坏打算,除非掉下跌水,否则决不弃艇。虽说这个跌水有14米多高,翻艇机率肯定100%;但跌水下面左侧有一个很小的洄流和岩壁,那是求生的最后一根稻草。鳔杆子自信能在那里游泳登岸;至于其余兄弟伙的结局,他没时间去想,更不敢和不愿去想。
险!险!险!冉瞎子左手噼噼噗噗一路刨抠着岩壁,右手没命地拖扯着安全绳,两眼死死地盯着越来越近的跌水口,眼神如同拉他去阎罗殿一般的恐惧。突然,他转身连连甩手,可右前臂的绳子实在缠得太死,加之皮艇的拉力太大、太猛,却是怎么也甩脱不得。
皮艇在岸壁上磕磕碰碰继续下溜,飞快地逼近跌水口,慌乱中脱身不得的冉瞎子此时真是懊恼不已。可就在他无奈至极将欲悲鸣哀嚎之时,一个人影呼的一下从艇中窜起。只听“得啰!”一声叫喊,原来是远川眼疾手快抓住了岩壁上的一个石鼻眼。几乎同时,王老余也借势抠住了水边的一条石缝,正仰躺在水里牢牢地固定着艇头。看着连滚带爬漂到面前的冉瞎子,王老鱼那一脸的怪笑极尽揶揄。
回首艇尾,距跌水口不过5米。一股寒气不由自主地从脚底升起,禁不住一个寒颤,鳔杆子忽然觉得浑身透心的凉:“狗日的嘎,好鸡巴险!”
众人登岸后才发现,皮艇恰好收流在山崖下的小路边,那救命的石鼻眼并非天生,原是渔民凿来拴系渔舟之物。
站在江岸,最后登陆的鳔杆子默默无语,只石雕般久久凝望着“房圈石”。直到众人已将器材收拾停当,他才提着一只木桨径直往上山的小路而去。身后,断断续续传来卫先生悲凉低沉的吟哦——
裂石轰雷水势雄,浪花千丈蹴晴空。
轻舟未敢沿流去,人鬼鱼龙一瞥中。

点评

又见鳔杆子大作 保存了的  发表于 2016-8-22 16:39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 收起 理由
川页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6-8-22 16: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鳔杆子大作     保存了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22 17: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年不见,哥哥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意大利品牌泳衣4折封顶清货,点此再领取100元现金券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hinaSwim.com ( 粤ICP备05007436号

GMT+8, 2018-7-23 15:17 , Processed in 0.135835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