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泳 中国游泳网 最火的游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淘宝装备店任意3件包邮!尚善若水给你智能净水生活澳门犀利微杂志 SILLYNANOMAG暑假清仓大促!Seedo低至1折
优购新西兰-100%正品直邮在悠泳投放广告,最高性价比定制两眼不同度数的高清近视泳镜抢!意大利泳衣泳裤全部半价清货
悠泳商城天天特价DIANA世界小姐泳衣2折起清货,售完即止!优购新西兰奶粉,澳新直邮最放心结业清仓购物满¥350减¥50
查看: 263|回复: 1

[灌水闲聊] 快乐大歌从微信群转一位老武汉同龄泳者怀旧短文值得一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1 15: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1_2145165953_045ef8d4694f057.jpg    转一位老武汉同龄人泳者的怀旧短文。我们都是在同一座城、同一个时代成长起来的,现都已步入花甲,看了这篇叙述文,也唏嘘不已,仿佛那个年代又重回到了我们面前!
       也许真的老了,最近的事一搞就忘了,可小时候的事,时时不经意地在脑海中重现。对往昔的追忆,对过去的怀念,对童年的眷顾,任凭岁月的流逝,却总难以磨灭,常常萦绕在心头。闲来无事,不如折一段时光,叙一抹眷恋,供老同学们消遣(文章有点长,可细细品味。)

             【同城往事】  
        我的老家在中山大道厚生里,东接江汉路,西界民生路,北向水塔,南望江汉关,紧挨着后花楼。民国初年有段《竹枝词》:“前花楼接后花楼,直出歆生大路头,车马如梭人似织,夜深歌吹末成休。”就是描绘当时老汉口花楼街热闹的情景。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我住的地方更可说是汉口最中心的地带了。这里文化最繁华,商店最集中,人口最稠密,方圆几里内的名馆名店星罗棋布。餐饮方面有:巷子口的蔡林记的热干面,四季美的汤包,老通城的豆皮,德华楼的年糕,福庆和的牛肉粉,民生甜食馆糊汤米酒,顺香居的烧买,老万成的酸梅汤,东来顺的羊肉火锅,老会宴酒楼的美味佳肴等。商铺名店有:品芳照相馆,盛锡福帽店,亨大利钟表店,精益眼镜店,达仁堂药店,曹正兴刀具店,胡开文文具店,国大绸布店,武汉工艺陈列馆,车站路百货大楼,中心百货大楼,六渡桥门市部,永安市场,还有璇宫饭店,长江饭店,胜利饭店等。娱乐方面有民众乐园,武汉楚剧院,人民剧院,新华电影院,职工电影院,职工俱乐部,海员电影院,海员俱乐部,中原电影院,中南电影院,解放电影院,武汉电影院。还有文化一条街交通路,有古籍书店,外文书店,科技书店,新华书店,邮政集邮门市部等。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就是在那个环境到中度过的。“细数童年两三事,不禁喜笑好几时”,童年和少年有许多难以忘怀的趣事,就如同一坛坛美酒,存放得越久越香醇。待到现在年老古稀之时,再将它们拾掇起来,细细品味,自是一种乐趣,一种享受。

      印象最深的是垂髫之时,我家空出一个房间,隔壁左右的小伢都到我家来玩,常玩的游戏是过家家,两个人手揑手就成了花轿,抬个小姑娘就是新娘,然后和我拜堂成親,一会儿就当了爸爸、妈妈,然后买菜弄饭……。有三个小姑娘,一个叫开琴,一个叫素荣,一个叫小胖,轮流当新娘,玩得不晓得几开心。这是我儿时的青梅竹马,但长大后就见得少了,后来就失去联系。八几年我偶遇开琴,依然十分親热,便一起在民生路一家餐馆用餐,聊聊各自经历。她考取了中国医科大本硕连读了八年,毕业分到广州,后调到深圳。据她说,素荣考到中南矿冶学院,后分配在江西工作,是工程师。小胖读的是武汉一师,当了小学老师,后来当了校长。当晚,为此次相逢,写了一首词,《水龙吟.偶遇发小》:
“发小影伴楼,
重逢己是经年后。
容颜依然,
汉腔末改,
风姿似旧。
暗费周详:
童心可在,
纯情剩否?
儿时过家家,
天真娇羞,
那甜蜜,
难回首。
唤上两杯醇酒,
趁灯昏,
与伊聊够。
当初失联,
蓬山路远,
金环易手。
偶遇今宵,
分离痛在,
相思苦又。
瞄邻桌那对,
春龄正妙,
也曾经有。”
用当今的话来说,“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我们巷子里和我年令差不多的伢们有上十个,小名都不好听,我叫黑皮,其他的叫和尚,癞痢,叶伍,狗子,丫头,瞎子,小苕,卷卷,汤元,牛B,贱货,毛鸡,憨头……。天天在一起玩,天天又扯皮拉筋,真是打不湿久(绞)不干。大概在我七、八岁时,来了一场擂台赛,一对一的摔跤,看那个最狠?我摔跤有几个绝招,一是使绊子,二是夾脑壳,三是大背包,就凭着这几手,连续打赢了五、六个,其他的都不敢上场了。于是,我就成了伢们头,大家都叫我大王,后来改称为拐子,这就是我叫查拐子的原由。来段顺口溜:“儿时争当伢们头,摔跤绝招露几手。树立威信当老大,拐子之称此原由。”

      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是夏天,当太阳快要落山时,各家都在门前泼水,天一霎黑,竹床阵就从街头排到巷尾,中间留一条人刚刚可过的小道。我们一群小溜子,还没资格睡竹床,到晚上九,十点钟,个个夹起蓆子,到马路对面武汉工商联合会门前,往地上一铺,圍坐在一起,然后撮白打屁,神吹武侃,谈天说地,直到深更半夜,再呼呼大睡。到第二天清晨,被马路上往来的汽车声吵醒,不得不睡眼惺忪的夹着蓆子,穿着木拖鞋,嘀的嗒啦回家去。后忆起此事,写词以记《忆王孙.睡马路》:
夏日巷子竹床阵,
无奈没有我们份,
邀伴夹蓆街边困。
圍坐起,
神吹武侃到夜深。

    再一个就是游泳,学游泳的地方,一处是江汉关江边军用码头旁,那里江水流速缓慢,水也较浅,适合学游泳;一处是铁路外的罐子湖,那里水不深,就是水底泥浆多,学游泳的伢们也多。我学游泳大概七,八岁时,一个夏天就学会从打鼓球,狗爬式,到蛙泳。我是巷子里是伢们头,所以就要玩点拐子味,于是就带领巷子十几个小伙伴一起去游泳。老妈晓得了,将我一顿好打,说你自己淹死了就算了,莫把别个屋里的伢带去淹死了。后来,只要半天没看到我,回去就用指甲划身上,如划出白印子,那就免不了又挨一顿凑。到六三、六四年,我们巷子的小伙伴都成了游泳好手,一搞就约到一起横渡长江,先乘轮渡到汉阳门,然后从那里下水。那时真是一群“绿堂”,根本就没想到带救生器材,个个打着赤巴,一条短裤,一双拖鞋,下水时把拖鞋往裤腰上一插,就劈波斩浪,胜似闲庭信步了。真是:“儿时就是孩子王,常带发小渡长江。赤巴短裤跃江中,糊里糊气充绿堂。”

     那时玩的东西可多,打珠子,玩洋画,甩撇撇,丢角子(铜钱),滚铁环,打得落(陀螺),斗蛐蛐,踢小皮球,翻跟头等等。说到翻跟头,我可是自学成材,无师自通,没有谁教,自己糊里糊气的就在泥巴地上练(那时又没有垫子),不知挨了多少达(摔),最后就练会了打八叉(侧手翻),拿大顶(倒立),手走路,梅花钉,翻天韵,前手翻,后手翻,旋子(侧空翻),空心跟头(前空翻,后空翻)等几十种花样,在当时是跟头王。那时兴考跟头,如果有对手,就你翻一个花样,我翻一个花样,看那个尖板眼多,而且要会对方的花样。好象有个约定俗成:赢了就是师父,输了就是徒弟。那些年我到周围里份寻找对手,上头找到统一街,六渡桥,汉正街,长堤街,直到利济路,下头找到江汉路,胜利街,洞庭街,鄱阳街,直到兰陵路,东头找到前进四路,前进五路,直到自治街,西头找到花楼街,居巷,小董家巷,苗家码头,直到黄陂街,大街小巷到处找人挑战,个个都是手下败将,可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玩味得很!顺口溜曰:“成天板沙翻跟头,有时达得血直流。终于练会几绝招,打遍天下无敌手。”

      小时候最开心的是过年,从记事起到十几岁,差不多每年除夕都是玩通宵。吃了年饭后,十几个小伙伴约在一起,都在街上去玩。街上玩的小伢特别多,有的三五成群,敲锣打鼓,边走边唱,把过年的气氛搞得红红火火的。我们就搞辆破自行车,轮流骑着转圈,有的放双手骑,有的倒着骑,有的骑着骑着腾空跳下,反正有么本事就显露一下。再不就玩官兵捉强盗,满街乱窜,我的短跑速度可能就是那样练出来的。当然,玩得最多的是放鞭砲,先把整挂的鞭拆散成一个个的,放在荷包的,再点根香一个个放。那时烟花就是冲天砲,地老鼠,篮草花这三种,但大家玩得很带劲,几乎把自己的压岁钱都花光。如果遇到一对对情侣路过,就把点着的鞭或地老鼠,往他们脚下丢,吓得姑娘伢惊昂鬼叫的,我们就开心得不得了。记得有一次,马路对面**里的伢们,放一个冲天砲到我们这边来,于是我们用冲天砲还击,双方就交起火来,用冲天炮对射,战了一个多小时,终因我们人多势众,打得他们落荒而逃。正是:“童年除夕真热闹,敲锣打鼓放鞭跑。轮流骑車躲猫猫,兴高采烈玩通宵。”

      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是新市场(民众乐园),那里离我家只有百米之遥,二角五分钱的门票,可以在里面玩一天。新市场里面有十几个大小不同的剧场,有京剧,汉剧,楚剧,越剧,黄梅剧,皮影戏,曲艺,杂技,电影等,每天都是早,中,晚三场。我们是每个剧场都瞄一下,好看就多看看,不好看就换一个剧场。京剧十八罗汉斗悟空,楚剧葛麻,那是要看完的,最对味口的是杂技,曲艺或电影。那时看杂技,夏菊花(她住在**里,我们时常见到)还不出名,掌声最多的是小丑的滑稽表演。另外,还有一些玩的东西,最过瘾的是哈哈镜,站在不同镜子前,一下变胖了,一下变廋了,或者变长了,或者变矮了,搞得大家都捧腹大笑。现在看来,当时的新市场才是真正的民众的乐园:“民众乐园真热闹,锣鼓喧天人如潮。戏剧杂技样样有,玩耍一天乐逍遥。”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家附近有个天一阁和小东岳庙,里面有东岳行宫,关帝庙,还有两个池塘,池子里养着不少烏龟和小鱼,可能是香客放生的。因为那里场子大,我们经常在里面玩,有次大一帮的伢们脱成赤巴条胯,到池子里捉鱼,捞烏龟,不知是那个,把其中一个的衣服裤子藏起来,结果他不得不光着屁股捂着鸡鸡跑回家,逗得大家笑得前仰后合的。后来天一阁拆了,做了学校,成了武汉市第二十六小学(后改成合成里小学)。我读小学就在这个学校,那时庙还没完全拆,我们的教室就设在庙里,旁边就是一排菩萨,上课时那些菩萨就陪着我们。有次我爬到神龛里,上课时来不及下来,老师就己经来了,我只得躲在菩萨背后不出来。后来老师发现我不在,就问其他同学,结果有个奸细出卖了我,我只得灰溜溜的出来,惹得大家哄堂大笑。老师数说了我一顿,还告诉了我老妈,害得我又挨了一顿好打。有诗云:“小学原是天一阁,读书挨着菩萨坐。谁个有我关系硬?关帝还是我同学。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 金钱 +50 贡献值 +5 收起 理由
老马驹 + 5 + 50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16: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这篇叙述文,也唏嘘不已,仿佛那个年代又重回到了我们老年游泳爱好者面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意大利品牌泳衣4折封顶清货,点此再领取100元现金券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hinaSwim.com ( 粤ICP备05007436号

GMT+8, 2019-6-17 20:48 , Processed in 0.037468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