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泳 中国游泳网 最火的游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淘宝装备店任意3件包邮!水善@家-不卖净水器的智能直饮水澳门犀利微杂志 SILLYNANOMAG高级鱼胶新西兰深海鳕鱼花胶滋补佳品
优购新西兰-100%正品直邮在悠泳投放广告,最高性价比定制两眼不同度数的高清近视泳镜抢!意大利泳衣泳裤全部半价清货
京东领299减130神券!DIANA世界小姐泳衣2折起清货,售完即止!优购新西兰奶粉,澳新直邮最放心结业清仓购物满¥350减¥50
查看: 2228|回复: 37

[原创] 一路走好!长江救援队创始人患肺炎去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6 19: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题记:快乐大歌今天下午(2020年2月6日17时)刚从武汉悠泳网泳友曼妮的帖子方闻大磉去世噩耗,不胜伤感,特挽诗一首,以悼念值得敬重的长江救援志愿队老队长俞关荣。
惊悉大磉驾鹤去,抗疫期间更悲伤。
祭奠英魂香一柱,与君永诀泪千行。
长江救援先行者,公益往事如烟恍。
举杯聚首无来日,来世重逢酒已凉。

yu1.png

yu2.jpg

yu.jpg

点评

请看x.co/3332(网址) 肺炎疫情真相如何,看外媒记者实地采访..... git.io/g9999 (网址)  发表于 2020-6-21 09:17
发表于 2020-4-22 09: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俞关荣大半辈子在救人。

2010年,他创建武汉市长江救援志愿队,带领这个队伍挽救了700多个人的生命。他说,“我不可能看到一条生命在我面前消失。”

他熟悉长江,他知道哪里的堤岸坡度超过30度,哪里的青苔最厚最滑,哪里的台阶下面被江水掏空。他把黄鹤楼码头回流50米的“三角区”,称为武汉水域最危险的地方,2014年,他和同伴在这里救了24条生命。

他曾描述,年轻的他第一次救人时,“那个人按着你的肩膀往水下按”,那种恐怖的眼神他怎么也忘不掉,那是一种“求生的本能”。

他可以在水下憋3分20秒。可2月6日上午9时30分,他没有憋过那口气。71岁的俞关荣因患肺炎去世,死前未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在生命最后的日子,他给朋友留言:“一个多余的字,一个多余的动作都能让人喘个不停”。

妻子王天蓉说:“他救了一辈子人,最后自己需要人救的时候,连亲人都没有办法。”

1

生病前几天,俞关荣去成都参加救援培训。临走前,他跟队员郝振海说,有关救援队的后续发展,自己有很多想法,回来再跟大家交流。没想到,这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

在圈子里,大个子俞关荣是有名的健美先生,他跑马拉松,横渡长江,家里的哑铃太太提都提不起来,不打麻将不喝酒,没有一根白发,大家说他“最少得活到90岁”。

起初,没有人将他与新冠肺炎联系起来。

妻子王天蓉记得1月11日那天,俞关荣出去跟老同学聚会,玩了一整天,晚上回家后说有点冷,“一会就开始流鼻涕”。她给不怎么吃药的丈夫吃了两天感冒药,“多喝点开水”。

1月13日,星期一他就去上班了。

1月16日,王天蓉发现,俞关荣不仅感冒没有好转,咳嗽了,还有点喘,身上关节也有点疼,“像是没精打采”。一量体温,发烧到38.4摄氏度。

1月17日一早,他们去协和医院,挂了普通门诊,还拍了片子,医生告诉他们,俞关荣的肺部有感染,要打针,“连着3天,打3支头孢”。

然而,打针后,俞关荣的身体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王天蓉后来后悔不已,当时,她让丈夫找医生换成进口药打,但俞关荣不肯,说“买点维C银翘片,煮点红糖水在家里喝”。

“当时我们在协和看病,提都没提,什么发热门诊,什么新冠状肺炎,根本都没有往上面想。” 王天蓉说。

俞关荣生病的这几日,也是武汉疫情通报的空白期。1月12日至1月17日,武汉卫健委称,无新增病例。1月19日,武汉通报一夜新增136名患者,不过新闻说:传染性不强,疫情可防可控。

直到1月22日,王天蓉发现丈夫的病情开始加重,高烧到39摄氏度,去协和医院再次看病时,丈夫坐在板凳上,头倚墙,“咂着嘴巴喘气”。但这次,医生让她马上到发热门诊看病。

医生让俞关荣去打两天针。23日,武汉市封城,市内没有地铁与公交车,她只好和俞关荣骑共享单车去看病。王天蓉看见喘气的老伴将单车骑得左右摇摆,像扭麻花一样。

第二天是除夕,女儿送他们到红十字会医院。王天蓉说,医院人挨人,连坐的位置都很难找。他烧到39.8摄氏度,不想讲话,坐在一个不会吹到风的地方,头靠着墙。那天下中雨,王天蓉打着伞站到外面,队伍很长,半天动一个,跟前面人贴着,人都急死了。上午10点多钟去的,打完针到凌晨4点多钟才回家。

王天蓉说,自己怀疑老伴可能就是在那段时间感染的。1月26日,她陪着俞关荣去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拍CT,医生告诉他们,俞关荣“双肺感染很严重”,当时,俞关荣已没有了上楼梯的力气。郝振海给他打电话时,俞关荣直言“太难受了”,每两分钟就要喝一口水,将口腔里的黏痰压下去,“否则呼吸不畅通”。

27日,他已经不能自己穿袜子和裤子,喘得厉害,平时5分钟的路,走了半个小时,“脚都抬不上车了”。

王天蓉曾多次向医院、社区求助,希望能将俞关荣安排住院,都没有结果。1月29日,在朋友帮助下,俞关荣终于住进武汉市第六医院,王天蓉松了口气,说“心里的铁坨掉地上了”,她跑了3条街给老伴买了面吃,但没想到,那是自己见他的最后一面。

2

2月6日,俞关荣去世的消息很快在救援圈传开。得知消息,64岁的张建民哭了一上午。

张建民是长江救援队的第二任队长。他说,老俞从不发脾气,讲义气,总是笑眯眯的,“大家都很喜欢他”。

2010年,俞关荣在网上召集大家成立一支救援队,“相互传授一些救人经验。”张建民回忆,当时有100多人加入了救援队,俞关荣以全票当选队长。

据武汉市水上公安局统计,2010年以前,武汉市平均每年都会发生100多起溺亡事故。2010年到2013年,这个数字下降到每年60起左右,2014年,溺亡事故减少到了20多起。

张建民说,以前大家都是凭借一腔热情救人,“没有掌握科学的救援方法”。

俞关荣想找到一套救援体系。54岁的郝振海是长江救援队培训部的负责人。俞关荣带他一起去北京参加应急救援课程,去红十字会做志愿者,学习急救知识,“我们学完后,再去教别人”。

俞关荣说:“一个救援队单在长江里救人还是不全面,应该把培训搞上去,两条腿一起走。”培训的第一节课就是心肺复苏。

3

心肺复苏一直是他心里最深处的“疙瘩”。

2005年,俞关荣的儿子在上班时搬电扇,意外触电身亡,死时只有23岁。“这件事对他的打击非常大。”王天蓉记得,俞关荣呆呆坐在沙发上,3天不吃不喝,任由眼泪和鼻涕流。

很长一段时间,他坐公交车时哭,下雨时哭,半夜时哭,他总想,如果有人给心脏骤停的儿子做心肺复苏,儿子可能就不会死了。

他一个人去登珠峰,他说,那里的山离天最近,爬到顶峰,就能跟儿子离得更近一些。

在珠峰大本营,俞关荣发现优秀的登山者都提前做好了各种应急预案,他们看起来最不怕死,其实他们最尊重生命,他们会用一切办法“活下去”。

“登山改变了他。”王天蓉说。他感觉 “还有很多事要做。”

长江救援队的队友成了俞关荣的第一批学生。

队员们救过人,也眼睁睁看过生命在自己手中离去。2002年,他们救过1个溺水的大学生,捞上岸后,郝振海眼看着学生的脸色从青到黑,十几分钟后,他的鼻子、嘴巴开始流血,等急救医生赶到,一摸颈动脉,已没有生命迹象。医生问他,给做心肺复苏了吗?

“不会做,不敢做!”郝振海说,那时他只会拨打120。

后来,大家开始培训急救课程。郝振海培训很紧张,生怕讲错,俞关荣鼓励他,你只管讲,讲错了我给你纠正,你要是不讲,永远也上不了台。后来,郝振海每年都讲个几百场,“徒弟教徒弟。”

他们不再只是湿着脚在江边了,他们去学校进社区,教居民如何防火防触电,教老人如何预防心血管疾病,应对出血与烫伤。

在俞关荣看来,每挽救一个生命,都是在挽救一个家庭。他的目标是“让城市因溺水而死亡的家庭悲剧减到最少”。

俞关荣还倡导器材优先的救援理念。他说,贸然下水救人很容易遭遇危险,他提倡救人时要学会用竹竿、救生圈、抛绳包等器材,紧急时,一个塑料水壶、一块泡沫、一只排球,甚至一根手指粗的树枝都能发挥作用。

在他看来,只有保护好自己的生命,才能救人。仅2014年一年,他自己就救过52个落水者。

2014年5月起,长江救援队推出值守制度,在8个值守点,定时定点值守。如今,两江四岸有20个常规值守点。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任剑涛曾评价长江救援队,超越了个人英雄主义,把个人救助深化为具有现代感的组织化行为。

俞关荣还将目光投向了国外。2012年,周汉明接到世界冰泳协会邀请,去白令海峡参加接力赛。周汉明起初不想去,俞关荣劝他,比赛中,国外的游泳者会采取一些应急的救援措施,“你跟他们接触,就能看得到,学得到。”

“他走早了,他如果还有10年……”周汉明说。

4

俞关荣住院后,两位老人都度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9天。直到俞关荣死去,王天蓉也没能见他一眼。她只能在电话里听着老伴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住院第3天,俞关荣给老伴打电话,口气很艰难,他说,我离不开呼吸机,又站不起来,手也没劲,因为医护太忙,我的尿盆和便盆她们都来不及倒,你能不能进来帮帮我?

“我一听他说话的口气,我都急死了。骑着车子就往医院赶。”但护士不让家属进入病房,她只能买两个脸盆,递进去,让老伴代替便盆使用。

俞关荣死后,王天蓉发现,递进去的脸盆和毛巾都干净如新,连抽纸巾都没动过。

这让王天蓉感到痛苦,他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每天要洗头、洗澡,上班前,还要用水将头发打顺再走。吃水果,洗干净后还要放到盐水里浸泡。

临走前两天,他电话里说,快去给他买成人纸尿裤。70岁的王天蓉哭着去超市找纸尿裤。她说,没用过这个东西,不知道长什么样。她提着纸尿裤,央求护士让自己进病房,再次被拒绝。

说到这些,她不停地哭起来,在电话里对记者说:“我觉得他心理上受的煎熬,比那个病可能还要难受。”

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王天蓉也不知道,丈夫是否真的死于新冠肺炎。她曾电话叮嘱俞关荣,让他请医院做核酸检测,俞关荣说,医生告诉他不需要做,肯定是。

2月4日,俞关荣电话交代遗愿,声音很慢很弱,老伴都不太听得清楚。他叮嘱王天蓉,要好好保重自己,自己临走也不要抢救,不要切喉管切气管,把骨灰洒在龙王庙外的江水里。

那里位于汉江与长江交汇处,生前,他常常在这里游泳,也在这里挽救了很多生命。

王天蓉说,俞关荣喜欢唱歌、唱戏,京剧、越剧、黄梅戏,他都会唱。他还会跳舞,会拉手风琴、二胡。

郝振海说,“只要哪里有灾难,他扛着包就走。”2015年,“东方之星”沉没,俞关荣一大早联系队员,赶去救人。2016年,湖北多地暴发洪水,俞关荣开着私家车,带着冲锋舟,帮忙去转移灾民。郝振海至今记得,他两脚站在水中,背着灾民上岸的场面。

“他这一生挽救了很多生命。”周汉明说,但老俞总说救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俞关荣的微博名为“大磉”。 有朋友曾问他网名的来由,他解释,“磉”是柱子底下石礅和垫脚石,寓意为中流砥柱,坚固、四平八稳。(中国青年报 尹海月 龚阿媛)
微信图片_20200422092247.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8 17: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大学生救人死亡调查:不会游泳手拉手救落水者坠河,拟评“见义勇为公民”
[url=]红星新闻[/url]2020-03-1
QQ图片20200318172135.png


这个春天,四川剑阁县的大三学生罗东来和何鑫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1岁。

3月12日晚,罗东来和何鑫以及另外三名同学在剑阁县清江河河堤边散步时,听到有人落水的呼救声,迅速跑到现场,5人手拉手组成人梯进行施救,站在河堤斜坡上的罗东来和何鑫,在施救过程中也不幸落水。

事发后,公安、消防以及附近群众迅速救援,遗憾的是,罗文东和何鑫被救上岸后,经现场医护人员全力抢救,两人已无生命特征。

14日,红星新闻记者获悉,四川剑阁县拟对何鑫、罗东来等5人授予“见义勇为公民”荣誉称号。

手拉手救人的5名大学生

他俩站斜坡上

和同学手拉手救人落水

3月12日晚10时40分左右,罗东来、何鑫以及另外三名同学,在剑阁县剑门花园小区外的清江河堤边散步,突然听到有人喊“救命”,于是立即跑到现场。

3月14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赶到事发现场,河堤上有一个护栏,经步行34步的石梯下到一个二级平台,该平台外有一个2米高左右的小斜坡,下面就是清江河。

20岁的王一帆是当时参与救援的学生之一,和何鑫均是重庆建筑工程职业学院学生,他介绍,罗东来是新疆财经大学商务学院大三学生,他们和另外两名参与救援的罗清扬、杨珂焓是高中同学,罗清扬就读于四川铁道职业学院,杨珂焓就读于成都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听到呼救声后,罗东来、何鑫跑在最前面,我们三人紧跟在后面。到现场后,我们翻过河堤的护栏,沿着河堤上的石梯跑向落水者附近的二级河堤处,看到两米高左右斜坡下的河水中,两名落水者趴在斜坡边,身体沉入水中。”王一帆介绍,由于没有救援设备,又要紧急救援,他们5名同学决定用手拉手的方式组织救援。

随后,何鑫脱下外衣,丢在地上,第一个站在斜坡上靠水的一边,罗东来也赶紧用右手紧紧握住何鑫的右手,站在了斜坡上,王一帆、罗清扬、杨珂焓也同样各自抓住右手,组成“生命人梯”,缓缓地向落水者挪动。

终于,何鑫伸出的左手拉住了一名落水者的右手,就在大家一起使劲往上拉的时候,何鑫、罗东来突然掉入水中。

“他们两人都不会游泳,落水后就在水中不停挣扎。”一名同学说。

另外三名同学见状,罗清扬脱掉自己的外套,并拿上何鑫脱下的外套,两件衣服绑在一起,将一端扔进水里救罗文东和何鑫,但由于衣服绑成的“绳子”太短,罗东来与何鑫并没有拉住。由于何鑫、罗东来均不会游泳,在扑腾中渐渐远离岸边,并沉入河中。

大图模式

↑事发现场的救援

附近群众赶来

两落水者获救,他们不幸身亡

“老板,有没有绳子?有人落水了。”12日晚11时左右,在事发附近开火锅店的老板吴先生正在打扫卫生,一名女士跑来紧急求助。

14日,吴先生回想起当时的救援,心中仍感悲痛。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接到女士的求助后,他一下拔掉了煤气罐的气管子,然后就往屋外跑,这时,隔壁店的老板见状,也一同前往河边救援。

“我们到河堤边时,水里有4个人,岸上还有几名小伙子,说同学救人也掉进水里了,我们急忙把气管子丢进水里,最近的一人拉住了管子,我们合力将他拉上来后,又将气管子扔进水里。这时,另外一人拉住了气管子,但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我们就让他把管子缠在手上,然后将他拉了上来。”说到这里,吴先生的声音有些哽咽,“可是,当我们再准备救援时,发现另外两人似乎已经沉到水下了。”

李先生也是附近一家店铺的老板,他回忆,当时大概11点,听到有人落水后,他也拿了一根大概4米长的气管子跑到现场,这时已经有一人被救起,他和其他群众一起,救起了第二人。

剑阁县公安局下寺派出所副所长刘通介绍,他们当天晚上10点55分接到报警,11点就到达现场,发现群众已经救起一人,他们随即和群众一起又救起一人。随后,消防赶到现场,20分钟后,何鑫被打捞上岸,一个多小时后,救援人员用蛙人将罗东来打捞上岸。

据剑阁警方通报,救人的罗东来和何鑫被救上岸后,经现场医护人员全力抢救,两人已无生命体征。最先落水的梁某某、王某某暂无生命危险。

14日,吴先生回想起整个救援,心中充满了遗憾。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晚,他和妻子一直没睡着觉,对两名英勇救人不幸身亡的大学生深感遗憾。13日,他还专门到殡仪馆看望了两名大学生的家属。

大图模式

↑14日,事发现场还留下悼念的菊花

落水男子酒后呕吐坠河

之前曾与怀孕女友争吵

14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来到事发现场,河堤边还有燃尽的香灰,不远处还有几束菊花,祭奠不幸逝去的罗文东和何鑫。路过的群众,大多都会谈起两人英勇救人的事迹。

剑阁警方通报显示,3月12日22时40分左右,在剑阁县下寺镇剑门花园小区外,梁某某与女友马某发生争吵,梁某某从河堤上不慎坠落到清江河中,同行朋友王某某立即施救,并向路人呼救。在此路过的罗某某(男,21岁,大三学生)、何某(男,21岁,大三学生)等5人听到呼救声后,跑到河边救人,在施救过程中,罗某某、何某二人落水。

据王一帆介绍,事发当晚,他和何鑫、罗东来、杨珂焓、罗清扬相约到位于剑阁县下寺镇剑门花园小区附近的一家自助火锅店聚餐,这是他们寒假第一次相聚。他们五人都是高中同学,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每逢节假日,他们都会相聚在一起。

当晚7时许,5人相继来到火锅店,选了靠里面一桌落座。这时,与他们一桌相隔的另外一桌,坐着三四人,已快结束用餐,一男子和女子传来争吵声。5人认为是情侣之间的打闹,并没在意。

对于梁某某和女友马某的争吵,吴先生和附近店铺的老板也听到过。吴先生介绍,当晚,梁某某和两个朋友在他店中吃火锅,马某进来几分钟,和梁某某发生了争吵,并摔了梁某某的打火机和一个啤酒瓶。“他们没吃什么,根据买单记录共消费160元,不到8点就离开了。”吴先生说,后来,他也听到他们在河堤边争吵。

14日下午,剑阁县公安局下寺派出所副所长刘通介绍,根据警方初步调查,梁某某和马某在农村办了结婚酒席,但并没有领取结婚证,马某目前怀有4个月身孕。当晚,两人和朋友一起吃饭后发生争吵,梁某某在吃饭时喝了酒,发生争吵后在马某肚子上踢了一脚,马某感到肚子痛,同行的朋友王某某去公路上拦车准备送医。这时,梁某某因为喝酒后想吐,就翻过护栏,他以为护栏外也是平台,结果坠入河中。梁某某本来会游泳,落水后想自己爬上来,但因斜坡较滑,就喊“救命”,马某听到后就让王某某去施救。王某某到达河堤边时,将自己的手伸出去拉梁某某,结果王某某也被拉下了河。

刘通表示,罗东来、何鑫和同学听到呼救声后,跑到河边救人,两人不幸在施救过程中落水身亡。红星新闻记者获悉,目前,获救的梁某某、王某某已经出院。

大图模式

出事头一天他给妈妈做饭

称“要让妈妈吃一惊”

“接到这个消息时,我真的很震惊。”作为何鑫、罗东来曾经的班主任,剑门关中学的张在雄老师一脸悲泣,“有这样的学生,我感到自豪!”

张在雄介绍,何鑫喜欢打篮球,高二分科到了别的班。罗东来高中三年就当了三年的班长。

“罗东来的集体意识特别强,有同学病了,都是他和我一起送到医院检查。他还特别喜欢足球,高二我们班获得足球比赛冠军,他还获得了最佳射手。”张在雄说。

“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罗东来现在的班主任、新疆财经大学老师娄伟介绍,“11日中午,他看到罗东来还在微信朋友圈晒做饭的视频,说他在给妈妈做饭,让妈妈回家‘吃一惊’。我喊他别忘了网课,别忘了到时签到,他说不会忘,肯定会好好学的。”

娄老师介绍,罗东来一到学校,就递交了入党申请书,还被选为班上的心理委员,“他是我们学校的骄傲!”

大图模式

舍己救人

当地拟授予“见义勇为公民”称号

据了解,3月12日当晚,剑阁县政法委相关人员就赶到了救援现场,并协同剑阁县公安局对事件进行调查,第二天,剑阁县领导对遇难者父母进行了慰问。

14日晚,据剑阁县政法委消息,经调查核实和剑阁县见义勇为部门联席会议审议,并报剑阁县政府同意,拟对何鑫、罗东来等5人授予“见义勇为公民”荣誉称号。

在《关于授予何鑫、罗东来等5位同志“见义勇为公民”荣誉称号的公示中》写到:2020年3月12日晚10点30分许,何鑫、罗东来、王一帆、杨珂焓、罗清扬五位在读大学生在剑阁县下寺镇剑门花园小区清江河边散步时,听到河里有人掉水呼叫“救命”,五人随即冲到河边,手拉手排成人梯,对落水的梁某某、王某某施救。其中何鑫、罗东来主动站到了接近水面最危险的河堤斜坡处,在施救过程中二人掉入水中,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何鑫、罗东来在本身不识水性的情况下,仍不顾个人安危,冒着生命危险,舍已救人的光荣事迹,在广大群众中引发强烈反响,是社会正能量的典型代表,这种精神应予弘扬。

干部群众如对主要事实或对授予荣誉称号有不同意见,请于15个工作日内(2020年3月14日至3月29日)通过电话、信函等形式,实名向中共剑阁县委政法委员会反映。反映情况要实事求是、客观公正,并提供联系方式,以便调查核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9 20:3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着气温的攀升,

武汉又迎来了到江里游泳、戏水的高峰期

这种广受欢迎的消暑方式

往往也会与“悲剧”挂钩

今年,汉江又发生了溺水事故

再次敲响了夏季游泳、戏水的安全警钟

6月8号,一青年男子的尸体在汉江中被打捞上岸,焦急等候了一天的家属伤心不已。据了解,该男子在7号中午和一位朋友来汉江游泳,朋友游到了对岸,而溺亡男子游到江中间时发生意外。



长江救援队汉正街支队副队长 刘天敏告诉记者,溺水男子从趸船处开始掉头,当时水流有点急,在往下游游到五至十米左右时,他感觉身体不适,开始喊呼救。



事发地位于汉江江滩崇仁路闸口附近,男子遇险时正值日头最烈的中午,周边人很少。听到呼喊后,一位钓鱼的师傅去两百米外的桥洞下,喊来了几位游泳爱好者帮忙。



目击者迅速报警,警方赶到现场搜寻,但直到第二天,溺水男子的遗体才被找到。目击者称,这名男子下水游泳时,没有携带救生圈等救生器材。



记者来到事发地汉江江滩,看到这里依然有很多人在游泳、戏水,记者跟随长江救援队汉正街支队的两位队长一起巡查,发现游泳戏水时不带救生圈等安全隐患依然存在。



事故令人痛心

话题虽沉重

却无法避开

每个人都是不可复制的唯一

都是家庭的整个世界

防溺水,刻不容缓!

看似平静的汉江,其实暗藏危机

一、坡陡水深、难以施救

刘队长告诉记者,救援队队员冬天在这儿游泳时,都能感觉到至少是这个水平面七米到八米的水深,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离岸边比较远,如果在没有很好的潜水器,没有呼吸器的情况下徒手是很难下去探摸的。



二、青苔湿滑、难以上岸

水温在二十五度以上时,河的两岸会长青苔,青苔长了以后就是非常湿滑,正常会游泳的人 在没有楼梯和没有攀爬点的情况下,是很难上来的。



三、有船只通行,容易被击伤

在江中游泳,也经常遇见在航道里,被螺旋桨击伤的这种案例,汉江中经常有过往船只,刘队长也我们建议不要到航道里面去,若要游泳一定要靠近岸边。



预防溺水事故 要注意哪些方面

1不要独自一人外出游泳,更不要到水情不明或比较危险且易发生溺水伤亡事故的地方去游泳。

2选择安全的游泳场所,对场所的环境,如该水库、浴场是否卫生,水下是否平坦,有无暗礁、暗流、杂草,水域的深浅等情况要了解清楚。

3必须要多人同行并在老师、教练或熟悉水性的人的带领下去游泳,以便互相照顾。

4要清楚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平时四肢就容易抽筋者不宜参加游泳或不要到深水区游泳。

5对自己的水性要有自知之明,下水后不能逞能,不要贸然跳水和潜泳,更不能互相打闹,以免喝水和溺水。不要在急流和漩涡处游泳。

6在游泳中如果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如眩晕、恶心、心慌、气短等,要立即上岸休息或呼救。

7在游泳前,要做好拉伸运动;在游泳中,若小腿或脚部抽筋,千万不要惊慌,可用力蹬腿或做跳跃动作,或用力按摩、拉扯抽筋部位,同时呼叫同伴救助。

防溺水常识

01

不会游泳的人溺水了,怎么自救?

1、落水后不要心慌意乱,一定要保持冷静;

2、冷静地采取头顶向后,口向上方,将口鼻露出水面,此时就能进行呼吸;

3、呼气要浅,吸气要深,尽可能使身体浮于水面,以等待他人抢救;

4、切记千万不能将手上举或拼命挣扎,因为这样反而容易使人下沉;

5、有人来救援时,一定要听救援者的指挥,不要猛拽救援者。

2

会游泳的人抽筋了,怎么自救?

1、会游泳者溺水一般是由于小腿腓肠肌痉挛所致,在可以坚持的情况下尽快游到岸边,或者抓住附近的漂浮物;

2、要是已经没有办法继续游了,深吸一口气,把脸浸入水中,将痉挛(抽筋)下肢的踇指用力向前上方拉,使踇指跷起来,持续用力,直到剧痛消失,抽筋自然也就停止;

3、如果是手臂抽筋了(一般都是手指),马上手握成拳,反复抓握,然后用力张开,直到不再抽筋。此时可以选择仰面飘在水上。

3

被水草等缠住怎么办?

1、不要拼命挣扎、乱踢乱蹬,这样可能只会让水草缠得更紧。

2、看看周围有没有可以抓的东西,如果有,抓住它,让身体能浮出水面。

3、在附近有人的情况下,尽早求助。

4、如果没有人,最有效的办法是深吸一口气,潜入水中,解开缠在腿脚上的水草,然后赶紧出来。

4

如何对溺水者施救?

1、岸上救援 把周围任何可以用的漂浮物(如救生圈、长杆或长绳子的一端)递(抛)给落水的人,拉上岸。这种办法比较适合不会游泳的施救者,或者虽然会游泳但没有水下救援经验的人。

2、水中救援 可以从被救者后方靠近,再从后面或侧面拖住其腋窝或下巴,使头露出水面,然后仰泳前进,带上岸;也可以从被救者的后方靠近,一只手从他的腋窝穿过,抱住胸部,使头露出水面,然后侧泳前进。

注意事项:水中救援法仅适用于接受过水中救生专业训练的施救者。

5

溺水者岸上急救

1、有一部分溺水的人这时已陷入昏迷,严重溺水者甚至没有呼吸和心跳,所以把他们救上岸后,要立刻判断其生命体征,同时保持呼吸顺畅,清除溺水者口鼻淤泥、杂草、呕吐物等。

2、如有活动假牙,应取出,以免坠入气管内。对于没有心跳的人,要立即拨打120并进行人工呼吸及心肺复苏。

人工呼吸:如果溺水者有心跳,但无呼吸,应立即采用口对口人工呼吸。

开放气道:仰头抬颌法,首先判断溺水者有无颈椎损伤,将手掌放在患者的额头上,然后轻轻将头部向后倾斜,然后用另一只手轻轻向前托起下巴,打开气道;1、将患者鼻孔捏紧,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完全包住患者口唇,防止漏气;2、至少给予2次以上人工呼吸。每次吹气1秒,确保看到胸廓起伏。如果有条件,应该尽快行气管插管应用呼吸气囊进行人工通气。

心肺复苏:如果溺水者的呼吸、心跳均已停止,除了进行人工呼吸外,还要加以心肺复苏。按压部位:患者胸骨中下1/3处,或胸骨正中与两乳头的连线中点;

按压姿势:将一只手的手掌根放在患者胸骨正中央,另一只手放在第一只手的上面,手指交叉扣紧,保持肘关节伸直,利用上身的力量,快速向下按压;

按压频率:100-120次/分钟,按压深度至少5厘米,按压与人工呼吸比为30:2;每次按压胸廓回弹恢复,尽量避免按压停顿,避免过度通气,每5个循环后重新评估。

致命急救误区:“倒挂控水法”



溺水儿童的黄金抢救时间只有5分钟,如果超过5分钟,人的大脑就会因为长期缺氧而造成不可逆的损伤。而“倒挂控水法”,不仅会耽误黄金抢救时间,更会导致胃内容物排出,反而增加了误吸风险,有害无益。

长江救援队呼吁市民,野泳风险大,市民尤其是青少年尽量不要到不熟悉的水域游泳、戏水。游泳爱好者如果下水,请携带合格的救生设备、做好安全防护措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6 20: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走好!长江救援队创始人患肺炎去世,生前他和队友救过无数人 2020-02-06 17:03

转自楚天都市报,纪念亦师亦友的俞老师,愿天堂没有疾病。。。。。。
今天(2月6日)上午,一则噩耗传来:武汉长江救援队创始人俞关荣因肺炎不幸去世。这位71岁的老人,曾和队友们一起救援过很多人,这一次他没能挺过去。是否因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去世有待确认。
武汉长江救援队总队长张建民说,俞关荣今年71岁,1月11日左右发现肺部被感染,病情加重后,入住武汉市六医院,今天上午9时30分医院去世。
俞关荣(左二)工作照
他一手筹建了长江救援队
张建民介绍,俞关荣家住江岸区香港路,喜欢冬泳,常年在龙王庙一带游泳健身,2009年,他就通过网络联合志同道合的游泳爱好者,开始筹建救援队,到了2010年,队伍筹建好,最初救援队的名字叫武汉水上救援队,后来改为武汉市长江救援队。
张建民说,俞关荣是这支救援队的第一任队长,直到2015年卸任。10多年来,俞关荣和队友们一起救援过十多人。1月5日,他还曾送治疗需要的药给俞关荣的家人,当时俞关荣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
今天早上,一位队员告诉记者,队员们很痛心,纷纷表示惋惜和哀悼,希望俞大哥一路走好。这位队员曾在俞关荣的带队下,去簰洲湾漂流。在他的印象中,俞队身体一直还不错,之前听说大年初一住进医院,他带领志愿者挽救过很多人的生命,这次自己却没有从死神手中逃脱。
俞关荣在长江救援队工作照
“救了一辈子人,最后这样走了”
妻子王女士说,俞关荣平时身体很好,坚持游泳、跑步,锻炼身体。
今年1月11日他感冒了,在门诊排队,在外面路上吹了冷风,一直又住不进病房,拖得太久了。1月29日,才辗转住进了武汉市六医院,因双肺感染,病情很严重,住进去当天就离不开氧气。
在医院,因为没有条件做核酸检测,所以直到丈夫去世,她不确定他是不是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他救了一辈子人,最后自己需要人救的时候,连亲人都没有办法。”王女士很伤感。
俞关荣(右一)进学校给孩子们讲授求生知识
不当队长后主动要求做普通队员
俞关荣是长江救援志愿队首任队长。张建民说,整个救援队的组建和发展都是在老队长的带领下进行的,自己多年来只是辅助老队长的工作。每当队里获得荣誉,老队长都让他去做代表,4年前队里改选后,老俞主动退到了聚光灯后,但他从未放弃对这支队伍的关心和支持。张建民有什么疑难问题,首先就去请教他。俞关荣还主动要求去新江滩支队做一名普通队员,每年夏季亲自参加值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6 21: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磉老哥,一路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6 21: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星期五 于 2020-2-6 21:34 编辑

献给大嗓先生,一路走好。


[media=x,500,375][/medi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6 22: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路走好!大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7 03: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震惊,悲痛,愿大磉一路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7 07:27:12 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一路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7 22:05:10 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磉兄,一路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8 09:2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磉一路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8 18: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昨晚9点,湖北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出席发布会的,是武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委副书记胡立山。
“还是很内疚,还是很自责”
在发布会上,胡立山说,目前病床供需矛盾还比较突出。
“目前定点医院有28家,共有8254张病床,住在医院里面有8182个人。截至昨天有305张空的病床,出院116个病人,就是421张病床。”
他说,我们自己感觉很揪心,很痛苦。








“实际这里面有供需矛盾,形成一个堰塞湖。确诊或疑似病人没有在指定医院得到很好救治,这是存在的。”
他也介绍了正在推进的工作,包括加速火神山和雷神山建设、建设方舱医院等,“力争把我们的堰塞湖给削减掉”。
他还坦承道,实事求是讲,我们有些工作做得确实不够好,还是很内疚,还是很自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8 20:3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人一路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4 23:41:44 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云。天堂再无病苦,大磉一路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8 22: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拐点”,钟南山的最新判断来了
上观新闻今天12:44
大图模式





大图模式

2月17日下午,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张挪富带领广东医疗队,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通过网络平台与钟南山院士进行视频会诊。期间,钟南山院士表示,截至2月16日湖北以外全国新增确诊病例总数已连降 13 天,从这个事实可以看出中央强有力的干预措施起了效果。预计在2月中下旬全国病例数将达到峰值,4月左右全国疫情会平稳。
大图模式

谈疫情发展:2月中下旬全国病例数将达到峰值
钟南山表示,其团队建立的数学模型将国家强有力干预措施和春节后务工人员返程高峰两个变量纳入考量,这两个变量将改变疾病的自然发展规律。根据该模型预计,2月中下旬全国病例数将达到峰值,但并不意味着达到峰值后马上下降。“目前是否已经达到峰值还不确定,还需要再观察几天。”
大图模式

谈全国新增确诊病例连降:到了峰值不等于到了拐点
点钟南山表示,湖北以外,全国新增确诊病例总数已经连续十几天下降。这个事实可以看得出中央强有力的干预措施起了效果:“现在有没有达到峰值,我们还在看,我们估计差不多了”。
钟南山说,峰值不等于“拐点”,疫情还有可能随着务工人员返程再次出现新的高峰。
但是钟南山也表示,主要大中城市都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做好出入人员的检查,因此返程带来新的疫情高峰的可能性不大。
大图模式

谈武汉发病率和病死率高:仍未完全阻止人传人
钟南山又强调,武汉地区还是有很高的发病率和病死率,武汉现在占了全国80%的病人,病死率占95%以上,因此现在全国对武汉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遇到最大的问题是,武汉做了很多努力,但还是没有完全制止人传人,看起来还得有所增加。只有武汉的问题解决了,才将对全国有积极影响”,他认为。
钟南山还表示,就重症状病人危重程度,武汉比起其他地区是更危重的。“现在,全国对武汉加强最大的物质、人力、器械等方面的支持,我相信情况会很快好起来”,钟南山说。
大图模式

谈重症救治:将发布中药研究成果
随着疫情发展,重症救治被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国家卫健委要求,要把提高收治率治愈率、降低感染率病死率作为重中之重。
钟南山说,目前重症救治确实存在一定困难,特别是危重症病人救治难度相较“非典”时期更大。“针对重症救治,目前我们正在寻找更多有效的药物、探索新的方法。”钟南山透露,将在2月18日广东省新闻发布会上发布近期中药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最新结果。(中国搜索/何艳)
综合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中新网、红星新闻、观察者网等报道
栏目主编:秦红 文字编辑:李林蔚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朱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9 19:3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专家:#湖北省外拐点早已到来# #何时摘口罩尚待观察#】新冠肺炎疫情已持续月余,它究竟会如何发展?人们何时才能摘下口罩?2月17日,中新社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山大学附属三院感染科副主任林炳亮。林炳亮认为,湖北情况仍较为复杂严峻,但在湖北省外的中国各地区,“拐点”其实已经出现。(温孟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9 19:3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旬冬泳爱好者组建“水上救援队”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02日02:36  汉网-长江日报




  昨日下午,水上救援志愿服务队的教练罗军在汉江龙王庙水域,指导泳者练习抛掷救生绳。


  昨日下午,水上救援志愿服务队泳者在汉江中演练“二对一”救溺。

  武汉人爱水、亲水,夏日里到长江、汉江游泳戏水是市民的一大乐事。

  本报讯(记者佘晖)昨天19时许,一游泳爱好者在长江大桥下游泳溺水,黄鹤楼冬泳队的多名武汉水上救援队队员发现后下水将其救起。民间组织“武汉水上救援志愿服务队”(简称“水上救援队”)成立一个多月,每天值守长江汉水多个溺水事故多发地段,现已成功从江中救出落水者10人,劝退戏水者20多人。

  “水上救援队”队长俞关荣是冬泳爱好者,今年61岁,武汉轮胎厂的退休职工。2005年,他唯一的儿子遭遇漏电事故意外去世,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俞关荣常到江边游泳,在他游泳的晴川桥至龙王庙一带,浪大流急,每年都可看到有游泳的孩子被江水吞没,父母亲人在岸边痛哭。俞关荣说,每次看到这种场景,心里特别能体会他们失去孩子的痛苦。

  今年年初,他在游泳爱好者聚焦的“悠泳网”上发帖,倡议组建武汉水上救援队,在长江汉水危险区域救援遇险者,引来众多跟帖呼应。3月28日,全市18个冬泳队负责人聚集,商议以冬泳队员为班底,联合组建水上救援队,100多名冬泳队员报名参加。

  冬泳队员们的义举获得省游泳协会、省红十字会的支持。省游泳协会为救援队骨干举办了水中救生和心肺复苏等技术培训。5月22日,水上救援队挂牌成立,隶属于省红十字会“现场救援队”。截至昨日,水上救援队有登记会员113人,平均年龄55岁,其中有女队员3名。这些冬泳队员每天在16个游泳者集中的地点轮班值守,并担负水上救援任务。16个值守点分别为武汉关、龙王庙、王家巷、南岸嘴、汉正街、江汉桥、月湖桥、汉阳门、平湖门、武船、大堤口、月亮湾、长江二桥、青山、东湖和磨山。

  每个水上救援队队员在入队时,都要填写一份志愿书,志愿书中有这样一段醒目的话:本人在报名时意识到所志愿参与的救援行动本身潜在的风险:包括人身伤害、物质和经济损失、工作耽误,并且可能得不到合理的赔偿。

  俞关荣告诉记者,水上救援队对队员进行积分奖励,凡参加值守、救生培训和救人,均可获取相应积分,积分基本可反映志愿者对救援工作的付出。救援队会在经济能力允许的情况下,为队员申请意外伤害人身保险和见义勇为救助基金。

  记者 刘睿彻

  昨天下午,在江汉一桥水域,岸上有三四处卖冷饮、租救生圈的摊点,一面“省红十字会水上救援志愿服务队江汉桥救援基地”黄色旗帜立在其间。水上救援志愿服务队大队长俞关荣介绍,志愿服务队共有16个基地,分布在两江四岸。江汉桥是其中之一。据他分析,江汉一桥这一带有一两百米的长堤斜面,有青苔时更滑,是出事比较多的地方。

  据了解,尽管多是游泳高手,水上救援志愿队员人人带有救生设施,他们都说,器材救人优于徒手救人。

  在江汉桥救援基地,救援队员李毅指着一位水中穿脚蹼游泳者说:“这是高手,我们很放心,一般我们对‘狗刨’的人特别留意,会劝他带上救生圈。”

  俞关荣介绍,龙王庙一带因水急、旋涡、斜坡一直是历年来发生水中事故最多的地点,但阻拦不了游泳者。今年因6月气温不高,之后又涨水,来的人不多,幸未出事。

  在竖着救援队旗帜的岸边,志愿队员罗军等正在练习抛置“抛绳包”。据介绍,“抛绳包”比救生圈的抛甩距离更远、更精确。志愿队员从国外的救生视频中看到这个宝贝,四处买不到,后来是到上海定做了60个。

  志愿队员无奈表示,有时劝不住游泳孩子,也会吓吓他们。武汉人都爱水,完全阻止也不符合人性。希望有更多的力量关注救援。

  记者 黄莹

  昨日下午5时40分,记者来到武昌平湖门江边,近50名游泳爱好者在这里活动,他们大部分是平湖门冬泳队成员。

  就在三天前的傍晚,平湖门冬泳队成功抢救了一名落水青年。当时,这名小伙子被涨水后淹没在水下的护栏卡住了头部,由于被卡时间过长,被救出时已停止呼吸,冬泳队成员及时对其施行急救措施,在120赶来前成功抢救了一条生命。“我们这个队,一年最少能救七八人。”在营救中手臂负伤的徐恩孝队长说,这支队伍的180名队员人手一本手册,内容从规章制度到救援技巧都很详细。

  在武昌江滩公园,黄色的大堤口冬泳队队旗在夕阳下迎风招展。记者赶去时,恰逢队员正进行水上救援训练。“对!就是要从后面抱!”岸边观摩的队员喊道。不到两分钟,扮演落水者的队员被从离岸5米远处成功救上岸。

  队长张建民介绍,这处是武昌江边游泳最危险的地段之一,坡陡水急。散客来这里游泳,都喜欢凑到冬泳队这边,觉得比较安全。

  除武昌江边外,传统的游泳胜地,东湖梨园、听涛景区及老鼠尾近来也人气大旺。这里的“地主”有中山舰水龙队、东湖野鹅队、磨山楚城队等。

  当有游客需要救生圈、浮板时,中山舰水龙队队员会主动借给他们。“队员过来都会自备泳具,方便借给别人,有时就是一个空油壶,也会安全得多。”54岁的中山舰水龙队队长杨晓宁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hinaSwim.com ( 粤ICP备05007436号

GMT+8, 2020-7-9 19:44 , Processed in 0.074797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