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泳 中国游泳网 最火的游泳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淘宝装备店任意3件包邮!水善@家-不卖净水器的智能直饮水澳门犀利微杂志 SILLYNANOMAG高级鱼胶新西兰深海鳕鱼花胶滋补佳品
优购新西兰-100%正品直邮在悠泳投放广告,最高性价比定制两眼不同度数的高清近视泳镜抢!意大利泳衣泳裤全部半价清货
京东领299减130神券!DIANA世界小姐泳衣2折起清货,售完即止!优购新西兰奶粉,澳新直邮最放心结业清仓购物满¥350减¥50
查看: 152|回复: 2

公开资料上关于孙杨的药检争议过程及其它事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6 01:4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曲美他嗪事件
2014年1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将曲美他嗪列入禁用名单[61] 。2014年5月全国冠军赛时,孙杨在尿检中被检验出服用禁药曲美他嗪(Trimetazidine)。国家体育总局之后宣布,孙杨的1500米冠军被禠夺、遭停赛3个月及罚款5000人民币[37][62]。中国反兴奋剂中心调查指,由于孙杨提出证据证明他无意使用这种药物提高运动表现,因此符合反兴奋剂规定条例中减免处罚的标准,因此处以3个月的禁赛处罚[62]。该处罚在11月24日通报公布。孙杨在被通报的当天下午在其个人微博上发表了一份声明,说明自2008年开始,根据医师处方服用以治疗心悸,不清楚相关规定,将会自我检讨[63]

孙杨的禁赛期从药检进行的5月起计算,8月16日结束。孙杨随后参加了9月举行的仁川亚运会。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在11月24日才向国际通报孙杨曾服用禁药并被禁赛[62]。WADA在11月份得知后表示,将在详细研究孙杨禁赛的原因之后再决定是否上诉[64]。一个月后即该年12月,WADA经详细研究后,对中国有关机构未按有关规定在孙杨被处罚的20天内予以公告而给以警告,而对孙杨本人则决定不再给予另外的处罚[65]2016年奥运,澳大利亚泳手马克·霍顿冷待孙杨,向传媒表示“不欲与服禁药选手来往”,霍顿在400米自由泳摘金后称击败了“禁药骗子”。在韩国光州世锦赛时,孙杨夺得400米自由泳金牌,银牌得主贺顿拒绝跟他握手,200米自由泳铜牌得主英国泳手史葛也拒绝上颁奖台跟孙杨合照[37][66]。2019年12月14日,孙杨在中国大陆网络节目《奇葩说》中被指就此事件嘲讽两位外国泳手“霍顿(Mack Horton)、盖伊(James Guy),你们游得再快一点,就能喝到我美味的洗脚水了。”[67]

药检程序争议事件
2018年9月4日晚上10时至11时,IDTM的三名检查人员——主检测官(DCO)杨女士、血检助理(BCA)林女士、尿检助理(DCA)武先生,试图在孙杨住宅进行赛外检查(OOC),收集孙杨的血液和尿液[68]。孙杨方面表示,孙杨最开始没有任何怀疑,但在检查过程中,发现尿检助理用手机拍照、录视频,而且身着短袖、短裤和拖鞋,怀疑不是专业人士,便要求其出示证件。孙杨认为尿检助理出示的居民身份证不足以证明其得到合法授权,拒绝其参与具体的检查过程,因此无法进行尿液取样。孙杨表示,如果持有合格证书的检查官能到来,他愿意“等到早晨”,但主检测官拒绝孙杨的提议,坚持要立即收集尿样[68]

11时35分,孙杨接受了血检助理抽血,血样被放在安全容器中[68]。出于对检查人员行为和认证的担忧,孙杨联系了中国国家游泳队队医巴震,巴震电话请示了浙江省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韩照岐,孙杨母亲电话咨询了中国游泳队领队程浩,他们认为只有资质合规的检查人员才能对运动员进行检查。BCA和DCA没有向运动员提供IDTM的授权文件以证明他们每个人拥有适当权力参加样本收集工作[68]。因此认为收集的血液样本无效,不应被带走,但保存血样的安全容器属检测机构财产,检测人员要求带回,保安在试图把血样与安全容器分离时,最终用锤子毁坏了包裹血样的安全容器[69],收集的血样未能被带走送往相关的WADA认证实验室,而是保存在队医巴震手中。由于样本没有储存在避免被打开的安全容器中,而且超过了WADA《国际检查与调查标准》(ISTI)有关规定的强制时限,不太可能再被检测。巴震手写了一份对当晚发生情况的情况说明摘要,并由孙杨、巴震、DCO、BCA、DCA签字[68]

2018年11月19日,国际游泳联合会(FINA)兴奋剂仲裁庭就此事在瑞士洛桑举行听证会[注 1]。孙杨方面包括其本人、家人和证人出席了国际泳联针对2018年9月4日晚所发生之事在瑞士洛桑举行的听证会,而IDTM公司的当事人全部没有出庭,主检测官在中国以视讯方式参与了听证,但血检助理和尿检助理缺席[68]
2019年1月3日,FINA听证专家组做出裁决,认定孙杨不存在违反《FINA兴奋剂管制规则》2.3或2.5条款的行为[70]。国际泳联仲裁庭认为该次药检过程中,三名药检员中只有一人资质合格,另一人在未经孙杨同意的情况下就进行录影录音,违反药检程序,因此该次药检所获孙杨的血液不是合格样本,裁定孙杨毁坏该“血样”的行为并不足以被认定是毁损合法样本,不需要处以禁赛处分[71]。国际泳联后来还声明称对此事件进一步的猜测和传闻不予以考虑[72]

2019年1月27日,英国媒体《星期日泰晤士报》将该仲裁公开披露,报道指2018年9月4日有关药检人员于孙扬的住所对孙杨的一次“飞行药检(赛外兴奋剂突击检查)”中,孙杨及其团队质疑药检人员的资格,“刁难药检人员”,“毁坏样本”。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就国际泳联对孙杨等这样的行为仅给以警告而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上诉,认为应该给予禁赛处分;据称国际泳联表示“欢迎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审查。”[73]
孙杨方面由律师发表声明反驳称该报道不实,认为2018年9月4日晚该次反兴奋剂检查过程存在多项违规操作,现场IDTM公司工作人员无法提供资格证明、授权文件和护士执业证,且在检查报告中作虚假陈述,捏造孙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事实;并指出国际泳联早已就此事判决孙杨无违例过错,指“别有用心人士恶意报道此事,居心叵测,严重侵犯孙杨的隐私权和名誉权”[74][75]。孙杨律师团队对此事件经过的描述是,当时“......孙杨全力配合检测,但是他发现其中一名检测人员在未经他许可的情况下,用手机拍摄影片。此后他还发现进行血液检测的人没有检测人员的证件和资质,也没有护士证(这在中国是违法的)。此后,在医疗专业人士和中国游泳协会的指导下,孙杨要求兴奋剂检测机构更换有资质的检测人员,不管多晚他都可以等待和配合,但是遭到了拒绝。最终,在场的兴奋剂检测人员决定停止检测,并将血检样本还给了孙杨。”[76]

2019年1月30日,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对于国际游泳联合会的仲裁表示不满,决定将此案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77];国际泳联官员称情况很简单,当时的裁决是由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小组独立决定的,WADA根据规定可以上诉,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受理了上诉,计划于2019年9月进行关于此案的听证会[78]。孙杨的律师团队发表声明,称孙杨要求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举行听证会时,“向公众开放,以求公开透明,证明自己的清白”[76]。2019年8月20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官网公告:原定于将在9月举行的WADA诉孙杨及国际泳联的上诉案件听证会,因某一当事方意外的个人原因请求推迟举行,该请求得到其他当事方的同意并且被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接受,新的听证日期待定;另外应当事方的请求,该听证会将公开审理,包括对媒体开放[79][80]。10月13日,孙杨的律师告知媒体,该公开听证会的新日期定于11月15日,地点是瑞士蒙特勒[81],CAS随后的新闻公告证实了此日期和地点[82],并公布WADA的上诉请求是2至8年的禁赛处罚[83]

指控方WADA认为,运动员得到了适当的通知。向运动员出示的2018年FINA通用授权书就是样本采集人员需要向运动员出示的的全部证明文件[68]。当DCA和BCA与经过适当认证和适当授权的IDTM DCO一起参加样本采集时,不需要向运动员出示任何额外的授权文件。WADA认为,孙杨拒检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68]。WADA认为,由于IDTM还在运动员所在的国家聘请外包人员,所以并不是所有的人员都持有IDTM资质,而不管他们是不是有相关的资质,这都是在IDTM合法授权范围内的,除了DCO外,像BCO和DCA,也都没有义务向孙杨去出示他们的授权文件[68]。WADA认为,孙杨当时的反应是不合理和不必要的。他可以简单而正式地在兴奋剂检查表格上表达对他所看到的违规行为的不满,并利用这一正式抗议对兴奋剂样本的证据可采性提出质疑[68]

运动员方认为,DCA及BCA没有向运动员出示IDTM出具的正式授权文件,因此,样本采集程序不是按照ISTI规定进行的;现场DCA没有获得正式授权,未持有《护士执业证》,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护士条例》(国令第517号)、《护士执业资格考试办法》(卫生部、人社部令第74号),因此无法收集尿样;DCA拍摄运动员照片及视频的行为十分不合适;由于BCA没有IDTM授权,也没有当地抽血资质(基于其出示的文件),因此已采集血样不可以被带走检测。孙杨不构成违规[68]。检查官和IDTM明显地、不公平地背离了样本收集的严格程序性义务,行为不当,违反了反兴奋剂规则,对运动员造成了潜在的损害。运动员方证人表示,若中国反兴奋剂中心进行检测时,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反兴奋剂条例》(国令第398号)、《体育运动中兴奋剂管制通则》(体科字〔2014〕168号),血检助理需在检查时出示其的兴奋剂检查官证件和授权书[68]。运动员方认为,2017年的一次IDTM检查中孙杨就在兴奋剂检查表上投诉检查人员没有得到适当的认证和授权,当时孙杨投诉的问题和本次争议的问题基本一致,但并未得到WADA的反馈结果[68]

2019年11月15日,CAS在瑞士蒙特勒举行了此公开听证会,通过CAS的网站对听证会进行了全程直播,之后直播录像发布在网站供公众回放查看[69]。该听证会中的中英文双语同传翻译的质量颇为糟糕,仲裁官员和双方律师都时常感到困惑,补救措施是各方听证会后重审当庭的翻译内容[84][85][86]。CAS强调,翻译是由当事人提供,与CAS无关。[87][88]仲裁裁决在听证会结束后才能作出并择期公布[83][69]。仲裁庭给了孙杨额外的时间在听证会结束前作了最后的陈词,孙杨在听证会结束后将该陈词的文字版登在了他本人的微博网页上[69][89][90]。11月18日,要求匿名的尿检助理(DCA)在新华社的专访中称他只是一名建筑工人,从未受过兴奋剂检查培训,当时是应曾为高中同学的主检测官(DCO)的请求去帮忙,并承认对孙扬拍照,还透露他在公开听证会开始的前几天应邀以书信的方式用中文向CAS和WADA提供了证词,但后来没有人联系他[91][92][93]

2019年11月23日,FINA法律委员会主席Darren Kane在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发表专栏文章。认为《世界反兴奋剂条例》及ISTI“必须得到公平、冷静和普遍的执行……这是游泳运动应得的,这是所有运动员应得的” ,从而维护运动员权利[68]。2019年11月,针对孙杨药检程序争议事件,世界体育反兴奋剂会议通过了《运动员反兴奋剂权利法案》和《保护隐私和个人信息国际标准》[68]。新通过的《运动员反兴奋剂权利法案》11.0条规定,“在样本收集过程中,运动员有权查看兴奋剂检查官的身份,有权要求提供更多关于样本收集过程的信息, 被告知进行样本收集所依据的机构的权利……”[68]

2020年2月28日17时,CAS对外宣布听证会的判决结果,仲裁团意见一致,判决当时药检人员已合乎ISTI要求,虽然沟通并不顺畅,但孙杨是在没有充分证据支持下,径自损毁取样容器及略过是次药检。仲裁团指孙杨提供血液样本后质疑药检人员是否具备资格执行药检,大可先让药检机构保持完整血液样本。但孙杨在得到警告后仍损毁取样容器,等同消灭日后测试样本的机会。因此,仲裁团一致裁定孙杨违反《国际泳联兴奋剂管控规则》第2.5条“干预兴奋剂管控”,由于孙杨于2014年6月已有服用禁药前科,加上刻意抵制采集与态度恶劣等特别重大情节,决定重罚停赛8年,判决即日起生效。此外,关于是否使用禁药的部分,由于没有证据显示孙杨在该次药检后服用禁药,因此维持泳总之判定,他在之后的比赛成绩包括光州世锦赛的成绩继续有效[37][6]。随后CAS还公布了听证会的证人录像。
WADA对CAS的判决发声明表示欢迎,指孙杨拒绝接受检测,对孙杨被禁赛八年结果感到满意[94],而中国游泳协会则发表声明“深表遗憾”,“支持孙杨继续以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95]。孙杨称坚信自己的清白,也在微博贴文自清,并指已委托律师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8]

发表于 2020-3-7 10:0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孙杨继续以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6 01:4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证驾驶事件
2013年11月3日,孙杨驾驶一辆保时捷卡宴在杭州与一辆公交车发生刮擦事故,后经确认为公交车司机负全部责任,但也同时查出孙杨为无证驾驶,并在事故发生后出示假证件[96],随后孙杨因无证驾驶被处以罚款2000元人民币并行政拘留7天[97][98]。11月4日凌晨,孙杨在微博中道歉,称此事对社会和公众造成很大的影响[99]11月6日国家体育总局游泳中心将此前因无证驾驶被杭州警方拘留的孙杨的处理决定:暂取消参加国内外一切比赛资格;暂不参加国家队集训;不代表国家队参加任何社会行动和新的商业活动[36]。孙杨因此事件被央视取消2013年体坛风云人物最佳男运动员候选人的资格[100],央视《新闻1+1》主持人白岩松评论称“泳道看成绩 车道要驾照”[101]

日本国歌事件
2014年9月24日,孙杨在仁川亚运会4×100自由泳接力决赛获得金牌后,有记者询问他的感受。孙杨称感觉是给中国人出了口气,然后说:“说实话,日本国歌很难听”。他的话被法新社记者听到,次日在日本泳将的记者会上被法新社记者提了出来,问日本泳将们的感想。入江先是显得有些惊讶,表示他没直接听见,也不知道孙杨的用意。萩野公介说“从我个人来说,我也不清楚他到底说了什么,不过有一点我相信,在成为一个运动员之前,首先应该做一个优秀的人。”孙杨的话在日本被一些日本体育小报披露,随后时事通信社、《朝日新闻》等部分主流传媒也报道该消息。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9月25日在记者会上被外国记者要求回答该事件。华春莹称没听说此事,不评论孙杨的个人言论。对此引发的不良影响,孙杨两天后正式公开道歉,解释称“有被误解的地方,我对其他国家的国歌真的什么也不知道”。[102][103][104]

游泳热身池事件
2015年8月9日,孙杨在2015年喀山世界游泳锦标赛1500米自由泳决赛前热身时,与正在准备4x100米混合接力的巴西女子游泳队员Larissa Oliveira发生冲突。巴西媒体报道,孙杨在跨过对方时拉了对方的脚,随后两人发生争执,巴西队的多名运动员教练也加入争吵。巴西队主教练Alberto Pinto da Silva随后正式向国际泳联提出抗议,称孙对Larissa Oliveira进行肘击与脚踢,并称加拿大、南非、智利与阿根廷教练都向其抱怨受到了孙的骚扰[105]。中国方面则表示,Larissa Oliveira在热身池中使用脚蹼,恐对中国小队员以及孙杨本人造成人身伤害。随后巴西泳协新闻官艾莉安娜·阿尔维斯透露,她在递交给国际泳联的报告中写道“9日上午,孙杨和Oliveira在热身池里发生了‘接触’,但不是打架。”阿尔维斯一再强调:“这是小事情,泳池中很常见,大家不要误会。”[106]

领奖服事件
2018年8月19日晚,孙杨在雅加达亚运会男子200米自由泳决赛中摘得金牌。随后孙杨身穿赞助自己个人和中国游泳队的品牌服装出现在颁奖仪式上,而不是中国代表团签约的赞助品牌。由于另一位中国选手季新杰摘得铜牌,领奖台上出现了“同一国家的运动员身着不同的领奖服登台”场景。中国代表团官方赞助商安踏体育就事件发表声明,抗议孙杨的做法。之后第二天的800米自由泳颁奖仪式上,孙杨穿上了中国代表团签约的领奖服,但是全程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披在身上,遮盖了衣服上的品牌商标。体坛周报副总编杨毅认为“这是前所未见的,完全无视规则和契约精神的特例”。孙杨在周二(8月21日)赛后表示,对于领奖服的争议“已见怪不怪”,自己的状态不会受到影响。[107][1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hinaSwim.com ( 粤ICP备05007436号

GMT+8, 2020-4-6 03:00 , Processed in 0.052344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